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聚焦中国自治州:奔向2020

聚焦中国自治州:奔向2020
民族画报记者 虞晖 报道    时间:2016-07-31

编者按:

自治州是我国三级民族自治地方中承上启下的关键一环,在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布局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自治州必须按照“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要求,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主动作为,切实加快发展步伐,让改革发展成果惠及各族群众,让自治州如期进入全面小康社会。

从本期开始,我们将开设《自治州加速中》栏目,与读者一同见证自治州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的积极探索和重要成就。

报道中国的自治州,其实是很久以来的想法。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自身的民族新闻工作者的身份,更是因为自治州本身的魅力。

自治州,一片价值深厚的土地

自治州在我国民族自治地方三个层级——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中居于承上启下的关键位置。一些很纯粹的数字可以毫不费力地证明自治州的价值。30个自治州国土总面积235万平方公里,占我国国土总面积的近1/4,相当于5个法国、7个德国、10个英国。截至2014年底,30个自治州总人口6000万,占我国155个自治地方总人口的近1/3,56个民族成分齐全,少数民族人口近2500万,占全国少数民族总人口的近1/4。30个自治州中有10个位于边境地区,与朝鲜、蒙古、俄罗斯、缅甸等9个国家接壤,占我国14个邻国总数的近2/3,陆地边界线长8000公里,占我国2.2万公里陆地边界线的1/3强;其余20个自治州处于我国地势第一级梯到第二级阶梯、第二级阶梯到第三级阶梯的过渡地带,这是全国最为典型的资源富集区、生态屏障区和水系源头区。

自治州的交通事业快速发展,很多地方天堑变通途,打破了过去因为交通的阻碍
而导致贫穷的状态。图为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路网建设(廖泽莲 摄影)

当然,不仅仅如此。我国的自治州,或者诞生于新中国成立之初,或者诞生于第一部宪法颁布之时,或者诞生于改革开放之际,自治州的建立和发展,背书了我国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和民主制度的不断发展完善。在自治州中,作为中华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少数民族文化的发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推动,都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培育以及各民族共享的中华文化的传承建设。在自治州基本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教育现代化,使就业更加充分,收入分配差距缩小,扶贫对象大幅减少,直接关系着民族地区以至全国社会发展建设的程度。

所以,自治州的工作,关系祖国统一和边疆巩固,关系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更关系国家长治久安和中华民族繁荣昌盛。

正因为如此,党和国家始终高度重视自治州工作。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到湖南湘西州、甘肃临夏州、云南大理州、吉林延边州考察调研,李克强总理先后到湖北恩施州、贵州黔东南州考察调研,2015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等多位中央领导对加快自治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步伐事宜做出11次重要批示。在中央的高度重视、有关省区党委政府的坚强领导和自治州各族干部群众的团结奋斗下,自治州工作取得了显著成就:自治州经济实力显著增强,各族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自治州的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局面得到有效维护;民族文化传承和保护取得重大进展。

自治州,一片有待发展的土地

受自然、历史等条件的制约,当前自治州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道路上,还面临不少特殊问题和困难。

自治州基础薄弱、整体落后。自治州在所属省区的主要经济指标排名基本处于中下游甚至垫底,30个自治州的经济总量仅相当于江苏省的苏州市,体量最大的自治州经济总量在全国各地州市中也只能排在100位左右,而体量最小的自治州经济总量仅相当于前者的1.9%。

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是著名的“热贡艺术”发源地,如今“热贡艺术”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传承(李琳 摄影)

自治州自我发展能力薄弱。大多数自治州起点低底子薄,历史欠账多,农牧业发展方式粗放,工业经济基础薄弱,产品附加值低,资源优势尚未能有效转化成产业优势、竞争优势和发展优势。

自治州基本公共服务能力建设薄弱。义务教育巩固率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缺医少药、看病难问题很突出,基层医疗卫生人才缺乏;基础设施薄弱,瓶颈制约明显,水、电、路等方面严重滞后。

自治州维护民族团结、国家安全的任务繁重。我国正处于改革攻坚期,社会矛盾凸显,影响民族关系的因素更加多元,反分裂、反渗透的形势更加复杂,自治州维护民族团结、国家安全面临诸多新课题。

当前,民族地区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和难点,自治州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中之重、难中之难。距离2020年还有不到5年的时间,自治州,有待加速发展。

自治州,一片值得期待的土地

“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习近平总书记这句掷地有声的话语,温暖了少数民族群众,也激励了民族工作者。同全国人民一道建成小康社会,成为自治州在奔向2020年的加速路途中最坚定的信念。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火把节已经成为凉山州彝族文化的一个品牌,
很多民族地区的传统节日变成招商引资的盛会(列来拉杜 摄影)

当前,我们国家正处在深化改革、加快发展的关键阶段,经济发展已经进入新常态,民族工作包括自治州工作也随之呈现出一些新的阶段性特征。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立足我国国情,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出发,做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在这一大格局下,民族工作包括自治州工作既面临巨大挑战,更面临难得机遇。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自治州工作指明了奋斗目标。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处于引领地位的战略目标。民族工作作为党和国家工作的重要方面,必须始终围绕着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展开。改革开放以来,自治州在许多方面实现历史性的跨越。但受整体发展战略影响和客观条件制约,我国社会发展总体上呈现出西部民族地区与东部地区差距不断拉大的趋势,自治州市场经济起步晚,竞争能力弱,基础设施建设落后,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分布集中,与东部地区发展的绝对差距仍在不断拉大。2020年能否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某种意义上取决于民族地区特别是自治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能否达成。

我国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圣诞节来临之际,云南省怒江怒族自治州的信教群众在一起庆祝节日(李琳 摄影)

全面深化改革为自治州工作提供了根本动力。全面深化改革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动力机制,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在新的时代条件下进行的一场新的伟大革命。对于新形势下的民族工作来说,全面深化改革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的必由之路,也为新时期做好自治州工作提供了强大动力。一方面,通过全面深化改革,破除思想观念束缚,可以为自治州工作提供精神引领。另一方面,全面深化改革为自治州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机遇。比如,“一带一路”规划的战略布局,使我国民族地区包括自治州从边缘地带一跃成为面向中亚、西亚和东南亚地区对外对内开放的桥头堡,成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源基地建设的重点地区,成为国家构建全方位开放格局的前沿地带。再比如,近些年,随着国家区域发展总体战略的深入推进,30个自治州成为中央各项重大政策的叠加交汇区:西部大开发战略囊括全部30个自治州;新一轮扶贫攻坚把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作为主战场,25个自治州分属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中的7个片区;10个藏族自治州享受中央关于支持四省藏区发展的相关政策;新疆5个自治州享受对口支援新疆政策;南疆地区也享有了更加特殊的政策。这些都是做好自治州工作的重要的动力和外部条件。

生态环境逐渐得到保护,图为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黄河三峡(滕俊 摄影)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为自治州工作确立了法治保障。目前,民族区域自治法相关配套法规不健全、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等民族自治立法薄弱、民族法制建设滞后于民族工作实际等问题仍然存在,严重制约了民族工作发展。自治州可以紧紧抓住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这一重要的战略契机,完善民族立法体制机制,从法律层面系统总结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正确道路的历史经验,修订完善有关民族工作法规条例,为民族工作发展提供完备的法治前提;同时,重点提高民族工作法律法规的实施水平,特别是加强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贯彻落实,切实保障少数民族合法权利。

全面从严治党为自治州工作提供了政治保证。做好民族工作,关键在党,关键在人。全面从严治党,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在准确分析研判新形势下党的建设基本问题的基础上做出的重大对策选择,为民族工作领域包括自治州落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确保党对民族工作实现坚强有力领导提供了政治、组织和作风保证。全面从严治党,是加强民族工作干部队伍建设、培养好干部的重要契机,也是巩固自治州党与各族群众之间的血肉联系,增强各民族群众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认同和拥护的重要契机。

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是党中央的郑重承诺,是各族干部群众的共同企盼,也是民族工作者共同的责任。我们坚信,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和有关省区党委政府的坚强领导下,经过自治州各族干部群众的艰苦奋斗,30个自治州一定能够和全国一道同步全面建成小康,实现“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

虞晖 李琳 吴雅宏 晓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