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用脚步丈量新疆无人区边境线

用脚步丈量新疆无人区边境线
来源:中国西部新闻网     时间:2014-11-02

巡逻队翻越海拔3千多米的大山

2014年10月16日,新疆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县委书记李富强又一次踏边巡逻,他带领由边防部队和公安民警等人组成的巡逻队,通过乘车和徒步的方式,历时10多个小时,往返行程达100多公里,来到已被大雪封裹的中国和哈萨克斯坦13号至15号界碑处的边境线,沿着边境一个界碑一个界碑巡查,确保边境的安全与稳定。

在今年8月,李富强曾历时5天,穿密林、趟冰河、越雪山、闯无人区,对中哈3号至2号界碑的边境线进行实地踏察。哈巴河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建军告诉记者,县委书记亲自骑马、徒步巡边,这种精神让人感动,哈巴河县全县军民更有信心为祖国守好边境线。

轻伤不下火线

8月11日16时,哈巴河县委书记李富强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带领巡逻队一行10人从县城出发,一路向北前往巡边目的地。

一行人在喀纳斯铁热克提门票站向左拐上了一条刚刚修通的土路,这是一条军民合用的道路,不远处就是边境线。李富强仔细查看了沿边的铁丝网,对需要进一步完善的路段当即安排相关部门落实,对边境铁丝网松动需要修补和重要山口需要加强管控的边境地段,与随行的驻军边防某部队政委聂志刚交换了意见后,踏边巡逻队抓紧时间赶往当天的目的地——那仁夏牧场。夜幕降临,巡逻队就在夏牧场临时住宿。在休息时,大家才知道,李富强在行走时碰伤了左脚脚趾。

8月12日一大早,李富强率领巡逻队来到图门巴哨所。“你们辛苦了,我们来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困难?”他和官兵们唠起家常。

图门巴是一个季节性哨所,每年春季官兵们随牧民一起来到这里护牧守边,冬季下雪前,牧民转往冬牧场,官兵们也回到原来的哨所。得知官兵洗澡不方便时,李富强决定由县财政出资,为官兵们修建一个太阳能洗澡间,彻底解决官兵洗澡难的问题。

告别图门巴哨所,一行人立即赶往3号执勤点,车辆经过1个多小时的艰难行进,眼前的视野突然开阔起来,一个约10平方公里的盆地草原展现在眼前,草原最西端的一座红顶木屋显得尤为显眼,一面五星红旗正在木屋上空迎风飘扬,两名身着迷彩服的战士正在哨所门前执勤。

这个3号哨所就守卫在中哈3号界碑旁边。李富强特别叮嘱哨所的官兵们在加强边境巡逻执勤的同时,要切实加强安全防范,确保自身安全。

李富强(右一)又一次踏雪巡边

路途险象环生

3号界碑距离2号界碑大约只有50公里左右。但这段看似不长的边境线,遍地都是尖如刀刃的利石,不慎就将会腿划出道道血口,有些路又是密不透风的原始森林,因此,每巡逻一次,官兵们都会伤痕累累。

陕西籍的士官王鑫是名军马饲养员,他已在3号哨所服役了七年之久,他的事迹先后多次被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报道,他也是哨所中参加长途巡逻次数最多的一个人,就是这样一位有着良好的骑马术、丰富的巡逻经验和对地形了如指掌的老兵,面对李富强即将要走的这段路连连摇头,不相信他们能顺利通过。

巡逻队中有3人不经常骑马,加之李富强左脚脚趾严重受伤,困难难以想象。“李书记,你脚受伤了,我们下次再去吧,要不你在哨所等,我们去。”大家连连劝说。“不行,官兵们长年累月巡逻在这条线了,我这点伤算什么?”李富强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李富强所选择的这条巡逻路线不仅艰险,还时常有野猪、棕熊和狼等野生动物出没。巡逻队从3号哨所出发一个小时后,就一头钻进了茂密的松林,大家一手拉着马缰绳,一手左右遮挡避让迎面而来的树枝,稍有大意脸或手就会被锋利的松枝划破。

当踏边巡逻队终于来到了一片开阔地时,已连续骑马和徒步行进了7个多小时。为了节省队员体力,让马补充草料,李富强对周围的环境进行观察后,安排踏边巡逻队就地扎营,组织大家分头收拾营地,准备晚餐。

为防止野生动物的袭击,李富强又带人捡来干柴禾,在空地中央燃起篝火,并组织大家在松林下平整干枯的松叶,铺上睡袋安排大家就寝,既防风、又遮雨还不潮湿。

挺进2号界碑

13日早晨7时,当大家准备起床时,发现李富强已早早起来,正在往篝火里添加柴禾。

据王鑫介绍,当天的巡逻路线更加艰难,沿途不仅有茂密的原始森林、还有尖如刀刃的利石滩、陡峭无比的鬼哭坡、一边是冰河一边是悬崖的阴阳道,不管是哪一段路都让人毛骨悚然。

就在大家备马、收拾行李时,一匹马突然受惊,将一名队员摔下马,这算是给大家敲响了警钟。

行进途中,虽然大家早有思想准备,可眼前道路的惊险程度远远超出想象。在被官兵们称为阴阳道上,李富强骑的马左后蹄踩空,险些连人带马掉进冰河,在一瞬间他迅速跳向右边的石堆,并紧拉马缰绳,避免了险情的发生。

当巡逻队来到鬼哭坡时,眼前的情景更是让大家惊叹:一条被泥石流冲击宽达数十米、高达千米的陡坡,寸草未生,人马走在上面,脚下不断有松动的泥石滚落。副县长叶尔兰的马在通过这里时,险些滑到千米之下的河谷,与此同时,公安民警托力洪的脸也被树枝划得鲜血直流。

就这样,巡逻队穿过一道道险境,最后来到了一条奶白色的冰河旁。王鑫说,过了这条河离界碑就不远了。

听说距离界碑很近了,大家都很激动,策马扬鞭跃入河中奔向对岸,穿过一片密林之后,终于与祖国最西北国土地界的2号界碑相会了。驻军边防某部队政委聂志刚说,李富强此次带队踏边巡逻并直至2号界碑,是哈巴河县历史上与边防官兵一起骑马踏边巡逻路线最远、时间最长的一位县委书记,也是首位到2号界碑的县委书记。

临别时,李富强将界碑擦拭得干干净净。

过冰河

牵挂牧民

13日,按照预定的目标,此次踏边巡逻任务已圆满完成。可是李富强得知,距离2号界碑50多公里处的那尔森和达拉牧场近期出现了棕熊频繁袭击牲畜的事件,直接威胁到了牧民的人身安全。

“一定要到那尔森和达拉牧场看看。”李富强决定从2号界碑直奔那尔森和达拉牧场。到那尔森和达拉要连续翻越几座高耸入云的达坂,困难可想而知。李富强说:“为了牧民的财产安全,不管有多高的山,多大的困难,我们一定要去。”

当踏边巡逻队来到3千多米的那尔森达坂时,已是夕阳西下,因海拔高坡度大,马都累得气喘吁吁,队员们就全部下马揪着缰绳,拼力拖马向上而行,大家强忍脚下冰雪进入鞋子里刺骨的冰凉,克服臀部和大腿两侧被马背磨破的疼痛,艰难地继续前行。等队员全部到达牧民家后,已是深夜。

第二天一大早,李富强就带领工作人员分别深入到各个牧民家实地了解受灾情况,慰问受灾牧民,并组织公安民警向牧民传授驱赶棕熊的方法,预防棕熊对牲畜的再次袭击,并叮嘱牧民要确保生命安全。

8月15日,李富强带领巡逻队一行人安全返回哈巴河县城。闻知此事,政法干部们纷纷说,县委书记历经艰险巡边护边,我们更应该为祖国守好边防,没有什么理由喊苦喊累。

李富强用实际行动感动着边境线上的每一名官兵,他默默的付出,甘当双拥共建的一座连心桥。 

原标题:用脚步丈量边境线无人区

(记者  乔选路 刘是何) 任美洁 (实习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