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猎鹰之乡的驯鹰人

猎鹰之乡的驯鹰人
民族画报记者 曾颖 摄影报道    时间:2018-01-19

马坎·阿依提买买提老人说:“不养鹰,会想的。”

来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合奇县,是要探访这里著名的猎鹰之乡——苏木塔什乡。

往苏木塔什乡阿合塔拉村去的路上,天蓝得透亮,正午的阳光打在身上,暖暖的却并不燥热。已经是秋天了,对猎鹰人来说,最好的放鹰狩猎的冬季就要来了。

在柯尔克孜语、汉语兼通的村干部带领下,我们敲开了一户村民的门,这是马坎·阿依提买买提的家。老人今年62岁,个子不高且瘦,却有股精气神让你觉得和猎人的身份很合拍。他从8岁开始跟着父亲学驯鹰。想想那么小的孩子,一只鹰,八九斤重,托着都不容易,何况骑马上山,但稍有松怠,父亲便面露愠色,于是不敢有半点偷懒。而且,冬天才是猎鹰捕猎的季节,风雪天,该上山还得上。

柯尔克孜族是高原上的民族,从来,猎鹰都是这里牧民家里的一员。“以前,一只鹰要养一家人。”鹰捕来兔子、狐狸。吃肉、卖狐狸皮,便可维持生活。如今,曾经为生计所需的驯鹰成了牧民的自娱自乐。 “不养,会想的。”老人一手托着鹰,一手喂着刚拿出来的一块肉,悠悠地说。

猎鹰曾经是柯尔克孜牧民家里的一员

一只鹰两天要吃一公斤左右的牛羊肉

鹰从哪里来?“从岩壁里的窝里去找刚孵化不久的小鹰,从小养到大。”老人说,每年11月份是抓鹰最好的季节。一直不解为何从窝里面抓的雏鹰比成鹰养大后更有攻击性。老人的一番解释,总算听明白了。“窝里抓来的,从小到大都是由人喂食,不会在野外猎食,就会以为食物理所当然就是人给的。一旦饿了,就会有攻击行为,反倒是抓来的成年野鹰不会这样,它知道是要靠自己去觅食的。”

一般鹰养到五六岁就要放归山野。“鹰到了年龄,就要繁殖后代,得放了。”这是柯尔克孜人生生不息的传统。他们以此为生,也以自己的方式维持着生态的平衡。

这几年,为了保护柯尔克孜族的传统文化,政府也从禁猎变成有限地开放猎鹰证。只有一直养鹰的人才能拿到证,证件都统一放在当地派出所。

不时带着鹰上山,练练身手

村里500多户人家,有一百多户登记在册的驯鹰户。鹰现在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每户驯鹰人家只能养一只鹰,每个月有1200元的补贴。一只鹰两天吃一公斤牛羊肉。这里的羊肉55元一公斤,养一只鹰的开支并不小。当地还会组织猎鹰比赛。猎鹰场上,放几十只兔子,看猎鹰有多快、多准抓到兔子。

马坎·阿依提买买提说自己的鹰也是拿过奖的。说话间,老伴儿去拿出了猎鹰的家伙什儿:厚厚的皮手套、眼罩、像弹弓似的架鹰的支架。现在老人一有空闲,就会制作猎鹰的工具,也卖给同乡的猎鹰人。老人给我们演示怎么架鹰。只见他利索地把带子跨在肩上,“弹弓”往肘部一托,身子还像骑在马上一样左右晃起来,嘴里发出“嘚嘚”驾马的声音,让人忍俊不禁。

猎鹰的行头

空闲时,马坎·阿依提买买提老人制作猎鹰的行头,卖给同行

问起家里的情况,老人说有12亩耕地、200只羊。自己有多少草场并不清楚,就是和邻居七八个人共同拥有一个山沟,冬天去冬窝子,夏天去山上牧场。这些年草场退化严重,从去年开始,已经限牧了。

与猎鹰相伴的岁月,老人的脸上落下风霜

坐在地毯上,和老人聊着天。看着他们脸上的风霜,一定也落了那些与猎鹰相伴的雨雪风尘。这是时光的痕迹,生动,天然,不经意间就打动了你。

李琳  王京莉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