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独龙江,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独龙江,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林禹彤 王靖生 民族画报记者 和勇 撰文     时间:2019-06-11

2015年1月20日,独龙族“老县长”高德荣(前左一)高兴地向习近平总书记介绍独龙族的生产生活工具(新华社 供图)

党的光辉照边疆,边疆人民心向党。2019年春天,一封来自北京的信,让位于云南省深山里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沸腾了。4月1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给独龙江乡群众回信,祝贺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勉励独龙江乡的乡亲们为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继续团结奋斗。

面貌一新的贡山县独龙江乡孔当村

2019年4月11日,独龙江乡干部群众一同宣读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新华社 供图)

东方风来满眼春。习近平总书记给独龙江乡亲们回信的消息,如报春鸟,飞进怒江的村村寨寨,各族群众通过看新闻、座谈会、集中学习讨论等方式,热议回信内容。怒江州各级各部门、各族干部群众以多种方式,传达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内容,表示将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坚定信心,上下同心,攻坚克难,坚决打赢怒江深度贫困脱贫攻坚战。

“丁香花儿开,满山牛羊壮,独龙腊卡的日子,比蜜甜来比花香。高黎贡山高,独龙江水长,共产党的恩情,比山高来比水长……”一首流传于当地的歌谣,是如今生活在独龙江畔的群众幸福生活的真实写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独龙民居整齐漂亮、整洁的街道如同一幅画卷,让人难以想象这里曾是与世隔绝的“贫困孤岛”。2018年底,独龙江畔捷报频传:独龙江乡被评为2018年度全国脱贫攻坚组织创新奖,更为可喜的是独龙江乡迪政当村委会15户50人建档立卡贫困户通过县级脱贫出列验收。至此,独龙江乡所辖6个村委会全体独龙族群众实现脱贫出列。当地群众委托乡党委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汇报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的喜讯,表达了继续坚定信心跟党走、为建设好家乡同心奋斗的决心。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部署下,2018年年底,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是我国脱贫攻坚和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工作的一项创举,成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边疆少数民族“一步跨千年”的生动实践,开启了迈向更加幸福美好生活的新征程。

路,打通脱贫路上的“最后一公里”

独龙江乡地处中缅、滇藏结合部,是全国独龙族的唯一聚居地区。独龙族是我国28个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也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少数民族之一,1952年,根据本民族意愿,周恩来总理正式命名为“独龙族”。这里山高谷深,沟壑纵横,地质条件恶劣,每年有半年大雪封山,是云南省乃至全国最为贫穷的地区之一。

路,历来是制约独龙江发展的最大瓶颈。千百年来,独龙族群众过江需溜索,出山趟“天路”。新中国成立前,他们靠砍刀开路、攀藤附葛而行,过江靠溜索、竹筏、猪槽船等简易工具。1965年,在政府和部队的帮助下,独龙族穿越原始森林,翻越海拔3842米的南磨王山丫口,修建了全长65公里的人马驿道。当时,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乡政府所在地巴坡村单程也要步行3天才能到达,从县城到乡里最远的村子需要步行8天。

独龙族群众曾经依靠溜索这种古老的渡江工具往来飞渡。图为1959年民族画报社记者杨时铎在独龙江流域采访期间依靠溜索来回过江采访

1981年,常年跑独龙江邮路的贡山邮电局雪山邮递员李文达,只能靠牲畜当交通工具驮运邮件

1999年,国家投资1亿多元修通全长96公里的独龙江简易公路,因当时建设的公路隧道依然在海拔3000米的“雪线”以上,每年12月至次年6月近半年时间,独龙江乡依然被大雪阻隔。“隧道修通以前我就没有回家过年。”在六库镇工作的独龙族干部李金荣说。2015年前的20多年里,每年春节都逢独龙江乡的大雪封山期,回家过年就成了李金荣和在山外独龙族的最大愿望。尽管每年长达半年的大雪封山期拖住了独龙江乡加快发展的步伐,但却有两件喜事打破了山里的寂静:为了长远的发展考虑,2004年经云南省政府批准,原乡政府驻地巴坡村搬迁至孔当村;中国移动云南分公司为独龙江乡开通了GSM移动通信网络,结束了独龙江乡不通电话的历史,电话线一通,网络也跟着通了。

昔日独龙江上的藤桥和溜索如今已被牢固的铁索桥代替(和勇 摄影)

独龙江公路毛路贯通时群众跳舞庆祝

独龙江第一座汽车吊桥(王靖生 摄影)

“我们再也不怕大雪封山了!”2014年4月11日8时53分30秒,第一次坐车踏进独龙江公路高黎贡山新隧道的40多名独龙江乡干部群众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久久欢呼。2010年开工建设的独龙江公路改建工程总投资7.8亿元,路线全长79.982公里,其中新建隧道6680米,比原有公路缩短16公里。独龙江公路高黎贡山隧道的彻底贯通,标志着独龙江乡独龙族群众彻底告别了半年大雪封山的历史,也结束了不通程控电话、宽带网络、移动4G网络的历史,独龙族群众踏上了跨越发展的“快车道”。去年春节,李金荣在“独龙老乡”微信群里写下这样一句:“今年春节我们要回独龙江,带着重重的行囊,带着老婆孩子,带着浓重的乡音,‘老赛开勒罗尼穷能阿肋秀’(独龙语:回家过年的感觉真好)!”

2014年4月10日,独龙江公路改建最关键的工程——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成功实现“最后一爆”,整个隧道顺利贯通

隧道贯通时,“老县长”高德荣(右)给修路官兵佩戴“英雄花”(王靖生 摄影)

公路通了,一通百通。现在,许多乡亲们都买了车,全乡600户群众有了机动车,占总户数的52.8%。王军是独龙江乡孟顶小组的村民,他和10多名独龙族青年在2012年免费享受到了独龙江帮扶项目素质培训工程中的驾驶员科目培训。拿到驾照后,王军用卖草果挣来的5万元买了一辆载重7人的农村客运面包车,作为跑独龙江乡至县城路段的线路车。生意好时王军一天要来回进出两趟独龙江,扣除汽油钱,一天能有1000多元收入。

隧道的贯通让穿越高耸的大山只用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隧道拉近了独龙江与外界的距离

独龙族村民王军用种植草果的收入买了一辆农村客运面包车跑起了运输,即使在下雪天也一样畅通无阻(王靖生 摄影)

客车在险峻的盘山公路上行驶

“独龙江公路高黎贡山隧道的贯通,不仅是出行的安全通道,更是独龙族实现和谐发展、跨越发展、科学发展的康庄大道。”十九大代表、贡山县“老县长”高德荣说:“1999年贡山县城到独龙江乡的简易公路修通,把独龙族群众从人背马驮中解放了出来;2014年高黎贡山隧道的通车,把群众从每年的大雪封山期中解放了出来;今天,党和政府把我们从贫困中解放了出来。”

从“单一”式扶贫到“整乡整族帮扶”

“到20世纪90年代,独龙族群众还得靠国家救济粮和打猎、捞鱼才能过日子。”说起过去的苦日子,71岁的独龙族退休干部肯国清记忆犹新。他说,尽管党和政府无时不在牵挂和帮助着独龙族同胞,但受独龙江独特的环境条件所限,直到2003年国家实行退耕还林政策,每亩补助210斤粮食后,当地群众的温饱问题才算勉强解决。由于地理位置偏僻等诸多原因,独龙江乡的经济发展十分落后,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事业发展缓慢,劳动者缺乏脱贫致富的技能。

“绝不让一个兄弟民族掉队!”面对独龙江乡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贫困群众自我发展能力弱,扶贫模式单一、扶贫开发攻坚任务繁重等诸多实际困难,2010年,云南省委省政府从省级层面对独龙江乡独龙族启动了“整乡推进·整族帮扶”项目,制定了《关于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意见》《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两年巩固提升方案》。贡山县以县级为主体,编制完成了《贡山县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后续发展规划(2015-2020)》《独龙江乡脱贫攻坚摘帽方案》。按照“省级统筹补助、社会各界支持、州负总责、县乡落实、项目到村、扶持到户”的要求,构建了“省、州、县、乡”四级组织网络,分别成立了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领导小组。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多次深入独龙江进行专题研究,及时部署帮扶工作任务,协调解决了项目实施和资金落实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云南省、州、县组建独龙江乡帮扶工作队常驻村蹲点开展帮扶工作,共下派帮扶人员和工作人员3000余人。每个贫困村有驻村工作队(组),每个贫困户有帮扶责任人,做到定单位、定人、定点、定责包干扶持。抽调各类技术人员,组成村落规划、公路勘探、产业发展等工作小组深入各村,逐户调查、听取意见,建档造册、全面摸底,科学编制工程建设规划和实施方案,做到村有档、户有卡,情况清、底子明。按照“统一规划、各司其职,捆绑使用、用途不变,各记其功、形成合力”的原则,强化省、州、县各级各部门上下联动,协调配合,整合项目资金和社会资源。省级财政、发改、建设、扶贫和农、林、水、电等部门将独龙江帮扶计划列入“十二五”“十三五”行业规划,纳入部门年度预算,项目优先安排、资金优先保障。2010年以来,上海对口帮扶独龙江,另有省级32个部门合力攻坚,社会各界也广泛参与帮扶。

翻天覆地气象新。如今的独龙江乡有1068户独龙族群众住上了安全牢固的新房子;草果、重楼、独龙蜂、独龙牛、独龙鸡等特色种植养殖产业遍地开花;4G网络、广播电视信号覆盖全乡;6个村委会贯通柏油路、大病保险全覆盖、学生享受从学前班到高中的14年免费教育,独龙族小学生入学率、巩固率和升学率均保持100%。在产业发展方面,全乡草果种植面积达66086.5亩,人均种植面积15亩以上,2018年产值1500多万元,草果人均收入达3500元。马库村草果产业收入最多的一户达20万元,收入最少的也突破了2万元,全村草果人均收入达8000元。乡亲们高兴地说:“金果银果不如咱独龙江的草果。”

独龙江乡孔当村的独龙族新居(新华社 供图)

独龙江乡中心小学独龙族孩子在干净整洁的教室中上音乐课(新华社 供图)

在2015年独龙江青少年赴上海夏令营活动中,一名小营员在上海黄浦区青少年科技活动中心参观(新华社 供图)

金果银果不如独龙江的草果

独龙江乡的独龙族姑娘齐英使用电子商务平台进行网上交易,将独龙江的草果等土特产卖给外地顾客(新华社 供图)

巴坡村委会巴坡小组独龙族王春梅一家4口,在2013年初分到一套政府出资扶持建盖的90多平方米的漂亮新房。2015年,她打理出来一间旅游接待房,几乎天天有人住。特别是10月旅游黄金周期间,她家住宿和餐饮接待的纯收入达6000多元。王春梅所在的巴坡村民小组20多户人家,家家户户基本都腾出一间房屋进行旅游接待,每间房一晚收费100元,除旅游黄金周爆满外,其他时间平均月收入能有800多元。

独龙江的路通后,游客也多了起来。图为两名音乐爱好者在独龙江采集独龙族音乐(滕俊 摄影)

巴坡村委会巴坡小组的王春梅正在给客人爆玉米花(王靖生 摄影)

巩固帮扶成果 实施全面提升工程

2014年元旦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就贡山县干部群众来信作出重要批示,并于2015年1月20日在云南考察时亲切会见了贡山县的干部群众代表。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慰问和殷切期望传到独龙江峡谷,极大地鼓舞了独龙族干部群众与全国人民一同如期脱贫、全面小康的信心和决心。

山门打开天地宽。然而,随着游客的逐年增多,独龙江乡旅游基础设施薄弱、村民接待水平低等一系列问题,很快就摆在当地党委政府面前。2017年9月13日,独龙江乡“率先脱贫 全面小康”现场办公会议在独龙江乡举行。这是一场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落实省委指示,全面巩固“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成果,集中力量攻坚的举措。集中力量攻坚战的目标是:2018年底,独龙江乡整乡脱贫摘帽;到2020年,实现独龙江乡从温饱型扶贫向发展型扶贫转变,独龙族群众从解决温饱向加快发展转变,在怒江州率先实现小康,整族致富等。为保证目标实现,怒江州成立由州委书记、州长挂帅的州委“独龙江率先脱贫全面小康”领导小组,派驻工作组进驻独龙江乡指导工作,由一名副处级干部挂职贡山县委副书记,任独龙江乡党委书记。聚焦独龙族贫困群众,在精准扶贫上下功夫,整合资源实施脱贫攻坚提升、特色小镇提升、旅游发展提升、环境保护提升等8个提升行动。

巴坡村的普学清站在以前居住的茅草屋前(新华社 供图)

普学清站在新建的安居房台阶上(新华社 供图)

村民普光荣家住进了安居工程新房

面貌一新的贡山县独龙江乡孔当旅游小镇

乡村干部余明花2013年从云南民族大学毕业后来到贡山县工作,2017年9月,她调到独龙江乡工作。在独龙江乡孔当村,余明花率先推行实施家庭内务“每日一晒、每月一比”活动,常态化开展周一环境大扫除,效果良好。独龙乡党委和政府趁热打铁,在全乡开展以自立自强为主题的“百日攻坚”活动,旨在提升农村文明素质。其中一项内容就是实施家庭内务整理每日一晒:“组织引导全乡群众起床叠被子、洗脸漱口、打扫屋子和庭院……每天向微信群发送家庭环境卫生情况。”随着文明生活方式进入千家农户,独龙族群众的市场观念、商品意识、积累意识逐步形成,融入现代文明的步伐不断加快,独龙族群众从封闭、保守、欠发达的“民族直过区”走向开放、包容、文明、现代、发展的新天地。

独龙江乡敬老院

独龙江乡幼儿园

独龙江乡医院的医生为村民体检

独龙江乡的农贸市场(王靖生 摄影)

织独龙毯

更为可喜的是,随着素质提高工程的实施,独龙族群众已成为帮扶工程建设的“生力军”,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步伐加快。截至2017年底,独龙族的农村劳动力从事旅游、餐饮服务、车辆运输、手工艺品制作等占到了独龙族劳动力总数的35%以上。乡里还通过实施生态护林员、环境保洁员、河道管理员、地质灾害监测员、巡边护边员的“五大员”政策来保护生态环境,目前全乡已有313名生态护林员,每名护林员人均年工资性收入可达1万元。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

2019年4月13日一大早,独龙江乡的干部群众把习近平总书记回信的内容大幅喷绘在广场上,“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的标语,吸引了大批往来的群众。独龙江乡马库村党总支书记江仕明说:“在共产党的带领下,我们独龙族整族脱贫了,习近平总书记给我们回信了,我们永远感党恩,要把总书记的嘱托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独龙江旅游基础设施正逐渐完善,群众的旅游接待技能逐步提升,新的四星级酒店正在建设。等怒江美丽公路建成后,独龙江旅游业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独龙江乡党委书记余金成说。用好外力、激发内力,才能形成持久发展的合力。“我们要把上级给的扶持资金当成种子,靠我们的自力更生来发芽结果。”贡山县“老县长”高德荣说,“我们的奋斗目标是把‘输血’变成‘造血’,让这一代孩子好好读书,到知识里去找小康。”

2019年4月12日,独龙江乡党委书记余金成(右二)在村民家中宣讲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新华社 供图)

“2019年是贡山实现脱贫摘帽的决胜之年。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进一步激发了贡山各族人民创造美好生活的热情。我们将把总书记的鼓励鞭策化为前进动力,再接再厉、奋发图强,抓好以交通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做强做大特色产业,让各族群众有稳定、可持续的增收保障。加快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步伐,全面提升各族群众素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坚决如期实现脱贫摘帽,不辜负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对贡山各族干部群众的殷切期望。”贡山县委书记李义军说。

怒江州委副书记、州长李文辉表示,独龙族整族脱贫只是打赢怒江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的第一步。怒江各族人民会全力打好产业扶贫、就业扶贫、易地扶贫搬迁、生态扶贫、教育医疗住房等精准扶贫战役,做到真脱贫,脱真贫,让老百姓带着满满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步入小康社会。

独龙江乡迪政当村易地搬迁安置点(王靖生 摄影)

独龙江乡老人的休闲生活

独龙族文面女太恰一家在吃团圆饭

日子好了,独龙族老乡的心里也敞亮了(滕俊 摄影)

“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让我们倍感激动、备受鼓舞,坚定了打赢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的信心决心。”怒江州委书记纳云德说,在怒江决战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习近平总书记给独龙江乡亲们的回信,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对怒江各族人民的厚爱与牵挂。怒江各族干部群众将认真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和回信重要指示精神,切实增强边疆人民永远感恩党、听党话、跟党走的坚定信念。牢记总书记的叮嘱,坚决啃下怒江深度贫困这块“硬骨头”,让全州各族儿女都过上美好幸福生活,不辜负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对怒江各族干部群众的殷切期望。

(图片除署名外均为民族画报社资料图)

高莹  王京莉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