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探游攻略>> 查干湖渔猎

查干湖渔猎
孙志江 摄影报道     时间:2012-10-15

  渔工们围着敖包顺时针转三圈

出网现场一片繁忙

大群的鲤鱼、鲫鱼、鲢鱼、鲶鱼被渔网带出冰面。

 

捕捞上来的“头鱼”被当场拍卖

夜幕降临,渔工们迎着晚霞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一部《圣水湖畔》的播出,使查干湖名扬海内外;一段远古的历史传说,给查干湖蒙上了神秘的面纱;一种古朴的渔猎文化,为查干湖引来了天南海北的游客。

那年冬天,我约了3位朋友,一同驱车从哈尔滨市前往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境内的查干湖,采访渔猎的 盛况。

诱人的查干湖

查干湖,又名查干淖尔,蒙语意为白色圣洁的湖。查干湖风景秀丽,资源丰富,盛产鲤鱼、鲢鱼、鳙鱼、鲫鱼等鱼类。

查干湖地区属温带大陆性气候。碧野青岗、山水相依的地理环境,四季分明、风和日丽的气候条件,造就了查干湖得天独 厚的自然景色。千百年来,栖居在查干湖畔的各族人民,与查干湖一起演绎着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壮美诗篇。

进入冬季,当气温降到摄氏零下30多度的时候,烟波浩淼的查干湖被凝固成偌大的冰湖。湖面的冰层最厚能达1米多,而查干湖平均深度只有2.5米。上面的冰层正好把鱼群压到下面1.5米的湖底,这就比较容易用大网把鱼兜上来。从这一点讲,寒 冷的气候特点、适宜的水深和平坦的湖底为查干湖渔猎提供了有利的捕鱼条件。

据记载,一千年前的辽金时期,这里就是天然的渔猎之地。传说辽帝圣宗喜吃“冰鱼”,每年腊月,便率领家眷浩浩荡荡来到冰冻的查干湖上扎营。辽帝在行宫中接见大宋使臣,商谈国家大事,会见部落首领,命令仆人将帐篷里的冰层刮薄,直至薄如纸片,冰下游动的鱼清晰可见。吃饭时,便将薄冰轻轻击破,水中鲜活的鱼儿会急不可待地跳出冰面,历史上 把这种捕鱼方式叫“春捺钵”。

清顺治年间,顺治皇帝也青睐这块风水宝地,将他的外祖父母安葬在查干湖畔,并在墓前立下高大的石碑,使查干湖更加声名远扬。

在查干湖周边,至今仍留有包括塔虎城在内的很多辽、金时期的古遗址,出土了许多辽金文物,验证了这里当时经济和文化的昌盛。

在查干湖茫茫水域的东岸,是一座绵延起伏的山岗,山岗的南端陡然峭立,从湖面仰望,形成高高的山头,这就是查干湖畔远近闻名的青山头。从青山头出土的古人类化石可以证明,早在13000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就有古人类在查干湖畔居住。他们追獐逐鹿,捕鱼捞虾,用原始的生产工具,不屈不挠地开拓着人类发展的道路,创造了查干湖原始古老的渔猎文化。

相传1211年,成吉思汗率领九翼蒙古铁骑攻克塔虎城后,来到位于查干湖畔的青山头,在“苏鲁锭”的引领下 与众人一道将九个牛头、九只全羊、九坛奶酒、九碗醍醐、九束檀香、九条哈达、九枝青松、九盏圣火分别摆放在 祭台上,然后亲自用火镰点燃檀香,升起九堆圣火,与所有将士一同对日九跪,对湖九拜,并齐声高诵《查干湖祭 词》,从此,查干湖畔便有了蒙古族式的祭湖仪式。

神秘的祭湖仪式

“祭湖”仪式的场面非常壮观,并带有几分神秘的色彩。按照历代沿袭下来的习俗,查干湖渔猎必须由当地德 高望重的“鱼把头”主持仪式,举行祭祀湖神,唤醒冬网,祭拜天父地母,保佑万物生灵永续繁衍,百姓生活幸福安康。在冰面上,摆放糖块、炒米、水果、奶干等供品,点燃香火、炭火锅,进行诵经祝辞,祝愿渔猎平平安安,多出 鱼出好鱼。

“鱼把头”在选好的冰面上布置好祭坛。祭坛两侧各设一根“苏鲁锭”。祭坛上摆放三只香炉、四碗白酒、九炷高 香和喇嘛诵经用的各种法器。祭坛前设置九个用来燃放圣火的“火撑子”,在每个火撑子前凿开一眼冰洞,用来向湖中抛洒供品。

随着“鱼把头”祭湖仪式开始的喊声,喇嘛们吹响了海螺号、牛角号。震天的锣鼓声、轰鸣的法号声在湖面上回荡 ……

诵经的喇嘛转动着法轮,诵起经文。头戴面具的青年人跳起面目狰狞的查玛舞。“鱼把头”和蒙古族青年男女,各自端着供品,在鼓乐声中来到冰洞旁。喇嘛先将手中的供品逐个递给“鱼把头”,“鱼把头”按顺序将供品摆放在供桌上,再将九炷香点燃,分别插在三个香炉内,然后率众喇嘛按顺时针方向绕供桌、冰洞、敖包转三圈。接着“鱼把头”站到场地中央,端起酒杯,双手举过头顶,开始朗诵祭词。

 “鱼把头”诵完祭词后,一名喇嘛从供桌上端起一碗酒,跪在一个冰洞前,高喊:   “一祭万世不老的苍天!”,然后用手指沾酒弹向天空。几名蒙古族姑娘走到敖包前将手中的哈达系在松柏枝上,蒙古族青年将糖块、奶干撒向天空。“再祭赐予我们生命的大地!”喇嘛用手指沾酒弹向地面,再有几名蒙古族姑娘将手中的哈达系在松柏枝上,蒙古族青年再次抛糖撒向地面。“三祭养育我们的查干湖!”喇嘛把酒和供品一起倒入冰洞中,将哈达放 在敖包之上,随后所有渔工围着敖包 转三圈。

“祭湖”结束后, “鱼把头”带领几位渔工在刚才祭湖的冰面上,用冰镩凿开一个1米左右的冰洞,“鱼把头”拿着抄捞子,在冰洞里搅和几下,使劲往上一扬,只见一条活蹦乱跳的胖头鱼就被 捞出水面。经过磅秤,重32斤,称为“开湖头鱼”。经过几轮叫卖,这条“头鱼”以人 民币8888元的价格被一位广东来的游客买走。

拍卖结束后,“鱼把头”把所有渔工都召集到马爬犁前,高喊:“上奶干、炒米, 给咱进湖开网的添饱肚子了!”这时,身穿蒙古袍的姑娘每人手托奶干、炒米的托盘走 到渔工面前,“鱼把头”给每位渔工端起一碗。

约五分钟后,“鱼把头”再喊:“拿酒来,喝壮行酒了!”姑娘们走到“鱼把头” 和渔工面前,为渔工们斟上壮行酒,渔工们把酒一饮而尽。“鱼把头”再喊;“进湖、 收红网、鸣喜炮、出发了!”

在鞭炮的轰鸣中,在喧闹的鼓乐中,渔工们跃上马爬犁,随着一声响鞭,马爬犁渐渐消失在查干湖深处。

古老的捕鱼方法

第二天,天刚放亮,我们就来到了湖边。借着月光,看见远处冰面上出现了三套马车。马车上坐满身穿棉大衣、头戴狗皮帽的渔工。“鱼把头”老石招呼我们上车后,车夫随即扬鞭催马,我们顶着寒风驶进查干湖。

约行一个小时后,马车在查干湖中心停了下来。只见“鱼把头”跳下马爬犁,站在选好的位置上,颇有将帅风度地用钢钎子在冰面上戳出一个长方形印迹,两个镩冰的渔工随即凿出一个冰眼来。

开凿的第一个冰眼为“下网眼”,“鱼把头”由下网眼向两侧各数百步,方向与正前 方成70或80度,插上旗子,渔工们称其为“翅旗”。“鱼把头”再从翅旗位置向正前方走数百步后,插上旗子,渔工称这面旗为“圆滩旗”。由两个圆滩旗位置向前方数百步处汇 合,确定位置,插上“出网旗”,这几杆大旗所包围的冰面,就是“网窝子”。

渔工们紧张地忙碌起来,由“打镩”的从下网眼沿着翅旗每隔15米凿一冰眼。由“走 钩”的渔工将带着渔网的水线绳,挂在一根20米长的穿杆上插入冰下,用走钩将它推向下一个冰眼。透过冰面看下去,穿杆子就像绣花针一样,巧妙地从一个冰眼串起下一个冰 眼。“跑水线”的渔工用肩拉着水线绳带动渔网向前走,直到出网口。在这2000多米的冰面上,渔工要打上近百个冰眼。

一切就绪,马匹牵引着马轮子绞动大绳开始收网,后面“跟网”的用大钩将渔网一点 点放入冰下。大约过去五六个小时,整张鱼网被全部放入水中,紧紧地包围了冰层下面的 水域。

随着“鱼把头”高亢的号子,马拉人拽,一张几千米长的大网,被缓缓地拉出冰面。鲤鱼、鲫鱼、鲢鱼、鲶鱼等各种鱼类一群一群翻上了冰眼。转眼之间,冰面上堆起了一个个鱼垛。

站在出鱼口的渔工们手里拿着“抄捞子”和“鱼叉”不停地捞鱼、叉鱼。鱼儿在空中扭动,落在冰面上又蹦又跳,叫人眼花缭乱。

突然,围观多时的人群骚动起来,鱼贩子和游客们大叫着、欢呼着,争先恐后地奔向出鱼口。鱼贩子熟练地在鱼垛上挑选,将20多斤以上的大鱼扔到自己身后。围观的游客,也挡不住诱惑,抢上一条大 鱼搂在怀里。

不知不觉,夕阳垂近在远处的冰面,夜幕降临了。游客、鱼贩、渔工跟着运鱼的马爬犁渐渐离去。迎着晚霞,我们也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查干湖……

  丁卫国  郭一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