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心系高原,感受万千生态之美

心系高原,感受万千生态之美
民族画报记者 曾颖 摄影报道    时间:2018-01-05

美丽而神秘的水上雅丹

从青海西宁到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德令哈,可以选择一个小时的空中旅程,也可以选择四五个小时的火车,我选择了后者。“看,青海湖。” 坐在对铺的中年男子,憨厚地笑着,招呼我看风景。此时的窗外,可以看到一片湛蓝的湖水,一路都是土黄的颜色,这片蓝,沁人心脾。“我们这里可好了。高原日照长,农作物病虫害少,都是无污染的。”车厢里四个人,两个都定居德令哈,聊起这座高原之城,掩饰不住自豪之情。中年男子出生在这,父辈从甘肃迁来,再没有离开。而另一位则是北京人,在这当兵二十多年,转业后就留下了。尽管还常回北京,但他坦言早把这里认作故乡。“这里的人做事耿直,更容易打交道。”

我在海西的行程,从德令哈出发,再往格尔木,一路西行。德令哈停留的日子,正赶上全国民族自治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经验交流现场会在此举行。入夜,烟花绽放,五色缤纷,划破沉沉的夜空。这番景象让人想起海子,他在这里写下诗句“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时,这里不过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如今,这里也有了另一番繁华。海子诗歌陈列馆在巴音河边,沿河有不少形状不一的石碑,上面刻着海子的诗歌。其实,海子诗歌陈列馆算得上一个文化旅游创新的案例。陈列馆最初的创意来自时任省委宣传部部长的吉狄马加,身为诗人的他对海子的诗情有独钟,极力倡议、筹建了这所诗歌陈列馆。如今,这也成为来德令哈的游客津津乐道的景点。人们因为一首诗,记住了一个城。

海子诗歌陈列馆前刻上了诗歌的石碑

近年来,海西州旅游业蓬勃发展,州委、州政府按照“树立旅游文化融合发展新理念,打造体现地域特色的旅游品牌”的总体要求,构建全域旅游线路。除了挖掘风景名胜,地方文化也大有文章可做。全域旅游模式围绕传统的核心旅游资源,从民俗、文化等方面使其变得更为多元、立体,游客不仅在这里享受美景和美食,还可以找到更多的文化认同感,成为真正的“回头客”。

往格尔木去的路上,先去了可鲁克湖与托素湖。青藏铁路线从两湖中间穿过。两湖被一条小河连接,形似褡裢,被称为褡裢湖或情人湖。湖水一淡一咸,生态各异,风姿卓然不同。北边的可鲁克湖是淡水湖,湖水清澈透明,水草密布,湖周芦荡连绵,候鸟群集;南边的托素湖是咸水湖,周围是茫茫戈壁,水中含盐量高,水生动植物和浮游动植物也很少。同行的海西州旅游局副局长才项措告诉我,托素湖的湖心小岛是青海省内仅次于青海湖鸟岛的第二大鸟岛,每年初春,成群的黑颈鹤、斑头雁、鱼鸥、野鸭等珍禽会从南方飞来,在这里筑窝垒巢。而到可鲁克湖时,路的一侧是湖,湖边的湿地芳草萋萋,另一侧却是干裂的盐碱地,也让人称奇。在青藏铁路桥桥下的路边,我们还发现了野生黑枸杞,小小的很不起眼,如今,枸杞种植在海西州早已成规模,政府加大农副土特产业向旅游商品的转化力度,培育旅游商品市场,优化销售网络,提高购物在旅游经济中的比重。政府也加大对枸杞种植户的扶持力度,当地的农户也因此增收致富。

青藏铁路线从可鲁克湖与托素湖中间穿过

枸杞采摘

在戈壁深处,还有因一眼泉水日积月累而成的金子海。清澈的湖水像一面镜子,落在了沙漠之中。这一片湖,孕育了生机盎然的绿。湖边的湿地,栖息着丰富的鸟类。据说,考古发现金子海的东边是青铜器时代的文化堆积层,有石器和诺木洪文化夹砂褐陶罐残片,说明海的形成历史悠久。在茫茫戈壁,有这样一池甘甜的泉水养育着周围的牧民,滋润着这片土地上的一切生物,生生不息。而海西州也在打造自驾圣地,推动赛事融合。以创建全省自驾车旅游示范州为契机,依托“激情穿越柴达木汽车摩托车集结赛”“金子海高原极限汽车越野挑战赛”等活动品牌影响,促进体育旅游相关业态发展。

金子海风光(秦玉东 摄影)

早听说外星人遗址,却一直在心里暗暗好奇难道真有外星人造访过。在托素湖南岸的白公山,远远望去,高出地面五六十米的黄色山崖似一座金字塔。走近了,在山的一侧有三个岩洞,最大的岩洞内有一根直径约40厘米的管状物从顶部斜通到底,另一根相同口径的管状物从底壁通到地下,只露出管口。管状物的成分是铁,而早在3万年前,还无法找到人类可以制造铁器的证据。它们静静地躺在岩洞里面,好似在引导人们去探索一个外星人造访地球的神秘故事。托素湖边有卖石头的摊位,一个稚气未脱的男孩告诉我,卖的化石都是他跟着爷爷去沙漠里捡的。爷爷是附近镇上的村民,就在旺季这几个月来卖石头,也能有2万元左右的收入。

白公山、外星人遗址全貌

小朋友自豪地说化石都是自己捡的

此行,带来惊艳之美的要属水上雅丹。一路都是戈壁,你会错觉这满眼的土黄色是没有终点的,却在一个路口,同行人提醒说,到了。很难想象,在这绵延不绝的荒漠戈壁中会突然出现这样望不到边的静谧的湖,似不小心步入一个神话世界。湖中一座座“小岛”是典型的雅丹地貌,却仿佛是南方的千岛湖被天上神仙腾挪到了西北。这里处于大柴旦台吉乃尔湖区,四周既有雅丹地貌群,也有盐滩、荒漠区,有的地区干旱无水且无通行之路,地貌的奇特让你不由得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因为是咸水湖,湖中有少量的水生植物和高寒鱼类,秋季时节,成千上万的野鸭汇集,这里又被称为“百岛千鸟湖”。曾经,这里只是资深驴友才寻觅的地方,如今,海西州大力发展“全域旅游”,增加基础设施投入。我们来的时候,看见湖边有一栋已经建了几层楼的建筑,这是正在建的酒店,计划明年会投入使用。事实上,海西州正在大力推进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提升景区品质 , 依托“柴达木雅丹”丰富自然资源开发柴达木东部雅丹、冷湖俄博梁、大柴旦水上雅丹等地貌旅游资源,彰显西部戈壁瀚海特色。

去往水上雅丹的路(胡文勃 摄影)

从格尔木出发,我们又去拜谒了巍巍昆仑山,见识了终年积雪的玉珠峰的婀娜变幻,也为可可西里上的高原精灵——藏羚羊的美丽身影打动。短短数日,可算是浮光掠影,海西的山水却深深印刻在记忆里。耳畔,回想着的是《昆仑的儿子》里的唱词;“父亲的山是昆仑山,母亲的河是沱沱河。古老的故事中走出了我的生命,年轻的激情里唱出了我的向往。”

(部分图片由海西州旅游局提供)

曾颖  王京莉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