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布瓦寨的记忆

布瓦寨的记忆
民族画报记者 列来拉杜 撰文 摄影     时间:2014-07-15

1958年,布瓦古羌寨村民军事化管理,下地劳动听吹号。(庄学本  摄影)

几十上百人在一起,热火朝天地改土造田,几十上百人在一起,吃大锅饭—人们的饮食起居,一切行动都统一安排,在司号声中进行……

1958年,本刊记者庄学本、杨时铎采访了四川省茂汶羌族自治县俯威州城对面高山上的布瓦寨。那时,布瓦寨没通公路,去那里,全靠徒步,途中要过藤索桥,攀几千米高的大山,山高坡陡,走走停停,需要四五个小时。寨子里二三十户羌族人,都是长征人民公社社员,过着吃饭、看病不要钱的生活。老照片中有:社员在号声中整齐排队出工,用铁镐挖土、木制火车运土,托儿所的孩子们,在保育员的带领下玩耍。劳动之余,青年人在田野上跳起欢快的民族舞、妇女们做针线活的生产生活场面,这些珍贵影像,真实记录了那个集体行动时代。

“布瓦”在羌语里是“住在云彩上的人们”的意思,布瓦寨是我国四大古羌寨之一,由于寨子在海拔2170米山上,雨季里,经常烟雾缭绕,寨名由此而来。过去寨里有几十座黄泥碉楼,但在千百年的长时间日晒雨淋中,相继倒坍,现存3座古碉,已有千年历史,是我国最后的黄泥碉楼群,已列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

站在布瓦寨村口俯瞰汶川县城

2014年4月,本刊记者再访布瓦寨,发现人们衣食住行,思想意识都发生很大变化。特别是经汶川地震,对口援建后,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得到明显改善,从成都坐汽车到汶川,只需两小时,全程高速,有许多路段都从隧道中通过。从汶川县城到布瓦寨,近20公里山路,虽蜿蜒曲折,有几十道弯,但4米多宽的柏油路,行车畅通,1个小时就到布瓦寨。

在村委会,记者提出要寻访老照片里的人时,村支书显得有些为难,已过去几十年,恐怕大部分人都不在了。但老照片还是吸引了他们,都围拢过来,努力寻找照片里的熟人,有人说在报刊上见过这些照片,但照片里人具体是谁?现住哪里?实在说不上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老人们离世,那段轰轰烈烈的历史,也渐渐淡出人们视线。

离开村委会,记者朝碉楼人家走去,希望能找到了解当时情况的人。走进寨里,却有些失望,家家大门紧闭,敲过几户家门,无人应声,只有院里看家狗发出的狂叫声,有的院里竟拴着四五条狗,这些狗听到动静,或陌生人叫门声,就狂叫起来。村民外出干活,它们就成为看家护院的好帮手。

静静的村里与当年人民公社时,几十上百人一起劳动的轰轰烈烈场面大相径庭。走出寨子,只见坡地上,三三两两干活的人,他们或除草、种玉米,或管理樱桃园,各做各事,互不干扰。记者走近两位种玉米的老人,跟他们聊起来,这对羌族夫妇,男的叫李盛书,今年72岁,女的叫王世香60多岁,能说流利的汉语。当记者打开手提电脑,让他们看1958年拍的照片时,老人显得很激动,话匣子也一下子打开了,说参加过人民公社集体劳动,对当时情况还记忆犹新。李盛书当年16岁,与大人们一样,每天早上6点起床,7点吃饭,8点下地干活,一天挣10个工分。他指着照片上吹号的人说,他叫蒲育沱,已去世。老人感慨道,那时统一安排行动,军事化管理,不像现在这样行动自由。同样的产量、一样的收入,往上报数字时,一年高过一年,是在自欺欺人啊。

包产到户后,没有人民公社时几十上百人一起劳动的场面了。

老人说,1958年老照片里黄泥碉楼,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时,都受到不同程度破坏,出现裂痕,现在只剩3座了。他家也有座碉楼,并邀请记者到他家休息喝茶,来到家门口,发现挂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全国重点文物单位,黄泥夯建羌碉楼,户主李盛书,修建年代,明代天启明年间。大布瓦11号战碉楼,碉楼四周还用铁架护围起,边上还挂有“请勿靠近”的字样。老人说,地震后,为了保护这些羌族黄泥碉楼,国家文物局拨款2000万,并派专家帮出谋划策,按照羌族传统建筑工艺修缮。

谈到家里情况,他有俩女儿,现都出嫁。家里就他们俩老人,除种玉米等还有樱桃树,一年有四五千元收入,生活还过得好,农闲时,老太太还做些女红,补贴家用,现在交通方便,来旅游看碉楼的人越来越多,他家接待过北京、上海等地的朋友,她还参加过一个宣传羌族文化纪录片的拍摄,屋里客厅挂着一副羌绣风景画,老人热情介绍羌绣的制作工艺,市场行情。

李盛书家照片

近年来,布瓦寨大量种植樱桃树,有的人家光樱桃一项年收入就达十几万元,有的人在汶川县开出租车,一年有十几万元的收入。地震后,基础设施等建设项目多,许多原在外打工的人都回来了。有了钱,人们更加重视教育把孩子送到县里上学。

站在布瓦寨的老槐树下,整个汶川县城俯瞰眼底,高楼大厦,车来车往,与地震前相差甚远,与1958年的情况更不能同日而语。走出古寨,回头再望,村前屋后,争奇斗艳盛开的樱桃花,把碉楼掩隐其中,使之若隐若现,恍若世外桃源。

拉杜 晓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