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峡谷里的居民(二):幸福荡漾在独龙江畔

峡谷里的居民(二):幸福荡漾在独龙江畔
民族画报记者 和勇 摄影报道     时间:2016-05-31

普光荣的侄子在用传统的渔网捕鱼,独龙江生态良好,用这么简单的渔网也能捕到鱼

“丁香花儿开,满山牛羊壮,独龙人民的日子,比蜜甜来比花香。高黎贡山高,独龙江水长,共产党的恩情,比山高来比水长……”这是为独龙族发展倾注了全部心力的贡山县老县长高德荣写的一首诗歌,也是如今生活在独龙江峡谷里的居民们幸福生活的真实写照。

秘境独龙江,流淌于滇西北边境高黎贡山与担当力卡山之间,河谷地带是独龙族的主要聚居地。我国独龙族约7000人,近2/3的人口生活于此。高耸的大山使得这里长期与世隔绝,发展极度滞后。随着国家对独龙江乡、独龙族进行整体帮扶,生活在峡谷里的独龙族居民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时代”。

文面是独龙族独有的习俗,耄耋之年的文面女肯国芳老人说起如今的好日子,脸上笑开了花

驶过灯火通明的隧道,我们穿越高耸的大山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隧道拉近了独龙江与外界的距离

实际上,从踏上独龙江公路的那一刻,幸福感就已经开始在身旁蔓延开来。平坦的柏油公路,从贡山县城延伸到独龙江乡,路虽不宽,但路况很好。高山峡谷、溪流飞瀑、云雾萦绕在古树间……一路有看不完的美景,让两个多小时的旅程成为享受。同行的独龙族姑娘小高,是从独龙江走出去的女大学生,中央民族大学硕士研究生学历,如今回到县里工作,“从县城回趟家不到三小时,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小高说道。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从独龙江到贡山县城没有路,翻山越岭要走七天。1964年,政府修通了一条人马驿道,每年开山季节,马帮将盐巴、药品等物资输送进独龙江,要走整整三天。1999年,独龙江简易公路通车,从县城到乡政府96公里,越野车要走将近七八个小时,而且由于大雪封山,每年只有一半时间通路。 “2002年我去县里上中学,遇到大雪封山,走了三天。”十几年前的经历,小高仍然记忆犹新。而如今,这一切都已成为历史。天堑变通途,全长近七公里的高黎贡山隧道功不可没,人们再也不会被山上垭口的积雪所牵绊。驶过灯火通明的隧道,我们穿越高耸的大山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关于这条隧道,小高给我讲了一个真实又震撼人心的故事,2015年4月23日,高黎贡山隧道贯通不久,一场生命接力就穿过隧道,挽救了一个幼小的生命——5岁的独龙族女童普艳芳在烤火时不幸烧伤,通过各方协力,她被及时送到北京武警总医院,得到了救治。

和其他村民一样,普光荣家住进了国家安居工程的新房,三室一厅带厨卫,幸福洋溢在一家人的脸上

普光荣一家在老房子前,政府尊重独龙族同胞的生活习惯,建起新房也为他们保留了老房子和火塘

在独龙江畔的普卡旺村,我们见到了这个与独龙江隧道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小女孩普艳芳。头一天,她和父亲普光荣刚刚从北京回到家中,“又去北京做了复查和后续治疗,康复情况很好。”说起孩子的经历,普光荣的话语里依旧充满了感激之情,“要不是这条隧道和这条路,孩子的命可能都保不住。”看着日渐康复的孩子,幸福洋溢在一家人的脸上。更让一家人高兴的是,和其他村民一样,普光荣家住进了国家安居工程的新房,三室一厅带厨卫,宽敞明亮。“现在的好日子真的像在做梦啊,以前吃也吃不饱,穿不暖 ,晚上冷就围着火塘睡觉。”看着眼前的幸福生活,普艳芳的奶奶腊桂芳感概万千。虽然住进了新居,普光荣一家依然会到旁边老屋子的火塘边喝茶聊天,“这个是我们的习惯了。”普光荣笑着说,“我们独龙人离不开火塘,有火塘,才是家。政府尊重我们的生活习惯,不光给我们建了新房,老房子和火塘也给我们保留下来。”实际上,从样式上看,普光荣家的新居与老房子差别不大,最大限度上保留了独龙族的文化风貌,这正是普卡旺村安居工程的一大特点。除了自住的这80平米房屋之外,普卡旺村每户还有面积约40平米的两间房屋专门用做旅游接待。“旅游接待房承包给老板来经营,我们每年直接有5000块的租金,我老婆还能去做客房服务员,每个月也有收入。”对于这一切,普光荣很是满意。

头一天刚刚从北京做完复查回到家中,普艳芳在火塘边给奶奶讲起在北京的见闻

在几个用木桩掏空而成的蜂箱旁,普光荣将竹竿挂上颜色鲜艳的旗子,有这个旗杆,山上的黑熊就不敢来吃蜂蜜了

清澈的独龙江上,两个独龙族少年拿着渔网从吊桥上走过

说话间,普光荣拿着几根挂了红旗子的竹竿上了后山,说是自有妙用。 “这几年,政府带领我们发展特色产业,种草果、养独龙牛、养蜜蜂,你看河那边,树底下全都种的是草果,光是草果这一项,我们村人均就能增收一千多块钱。”指着远处的草果地,普光荣很是得意。来到几个用木桩掏空而成的蜂箱旁,普光荣把那几根挂了旗子的竹竿插上:“熊怕这个,有这个红旗杆,山上的黑熊就不敢来吃蜂蜜了。黑熊是保护动物,我们不能打熊。”顿了顿,普光荣又解释道:“现在的政策真的好,假如蜂蜜被黑熊吃了,政府还给我们补偿。但是蜂蜜能不被黑熊偷吃自然是最好,我们少一点损失,给国家也少添一些负担。”说着,普光荣笑了,幸福的笑容发自心底。

隧道通了,公路好走了,产业发展了,普光荣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对于好日子知足而又感恩,生活在独龙江畔的居民们怎能不幸福?

和勇  晓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