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喇叭沟门的满韵新风

喇叭沟门的满韵新风
民族画报 吕文强(实习生) 摄影报道    时间:2014-04-14

喇叭沟门乡春季的山峦上布满了白色的杏花

喇叭沟门山峦外长城一角

白桦林风景区的蝴蝶泉据说因蝴蝶在此聚集而得名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刘禹锡的这一句诗词令人神往,而坐落在北京最北边的喇叭沟门满族乡就是这样一个去了之后就不想回来的地方。

记者4月2日上午9点从北京出发,开始了这次采访的行程。由于出发时天空有些阴沉,加上雾霾的干扰,天空灰蒙蒙地散发着阴郁的气息。客车顺着京承高速一路北行,到达北6环的时候天空开始渐渐放晴,温柔的阳光透过车窗洒在脸上。9点40分记者到达怀柔收费站,往前走就看见了慕田峪长城,银白色的岩石屹立于山脊之上,巍峨雄伟绵延开来。此处的山岭已经不再像北京郊外的山岭那样平缓,从慕田峪长城开始,山岭愈发陡峭,目测在300—500米不等,高低起伏,纵横千里,此处的高山多为黄白色的岩体,山上青松掩映,翠柏丛生,山谷雾霭飘动,沉寂幽冥。

驱车一路北行到达青龙峡,山势险峻,道路崎岖,这里是去往喇叭沟门的必经之路。青龙峡的百泉谷是山中最美的地方,青山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巍峨,如巨臂擎天。紫云山附近的杏花布满了整个山谷,青松翠柏在这里只不过是杏花的点缀,红色的阳光和青紫色的草木融为一体,薄雾弥漫紫气悠然,宛若仙境一般。

经过分水岭隧道之后,山体颜色由黄白渐变靑黑,道路也变得更加曲折,最后到了开阔的盆地,这便是我们此时的目的地——喇叭沟门满族乡,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欣喜顿时涌上心头。喇叭沟门是北京最北边的一个乡政府,这里距离河北省只有一山之隔,“青山绿水莺啼早,绿叶红花伴朝霞”是这里的真实写照,接待记者的武艳辉委员向我们介绍说,春天和秋天是这里最美的季节,这里秋天的景色堪比北京的香山,在钢筋水泥建筑里呆久了的城里人把这里作为休闲的好去处。

喇叭沟门乡政府门前的八旗广场,广场上屹立着清太宗皇太极雕像

喇叭沟门乡政府宣传委员武艳辉在博物馆接待大厅向记者介绍喇叭沟门乡基本情况

这里的风景已经足够吸引人,而秀美山水孕育出的渊远文化更是令人流连忘返。4月3日清晨记者一行分三个小分队分别前往孙栅子村、中榆树店村和四道穴村进行采访。记者采访到了四道穴村一位远近闻名的剪纸艺人——张福云。据张福云老人说,这里的祖上先人名为彭连。彭连是位满族大将,他在征战中屡建功勋,后来受到封赏,于是彭连的子孙后代便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这些朴实的乡亲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中已经将满族优秀的文化传承了下来。喇叭沟门乡政府还特意建了一座乡博物馆,博物馆藏有丰富的满族文物,其中包括了自汉代遗留下来的文物950多件以及民间捐赠文物500多件,收藏了几十位著名画家的120多件作品,除此之外,博物馆还收藏了爱新觉罗毓岚先生捐赠的许多私人收藏品。在采访张福云老人的时候,她向记者讲述了满族的一些历史传说,她已经把这些历史故事以剪纸的方式呈现了出来.今年67岁的她身体健朗,农闲时她便剪纸,有农活时就下地劳作。这片土地承载了太多的故事。

喇叭沟门乡博物馆走廊里悬挂的彭祖画像

喇叭沟门乡博物馆珍藏的古代箭弩,满族过去就用它在山林中狩猎。

喇叭沟门乡博物馆珍藏的满族艺术家作品

 喇叭沟门四道穴村张贵英老人家的剪纸作品

喇叭沟门乡坐落在山中的盆地之上,这里可供种植农作物的田地比较少,多为狭长的山谷地,村民充分利用地形走势,在山谷、山脚种植了果树,一来可以增收,二来可以防止水土流失,以配合封山育林的工作。喇叭沟门乡本来就是原始森林地区,封山育林多年更是让这里成为秀丽的旅游风景区,农民也获益不少。孙栅子村里的刘凤才一家就是获益者之一,他家距离白桦林原始森林风景区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到这里来的游客大多会住在这里,凤才在自己家盖了两间厢房,旅游高峰时住满了客人,凤才的厨艺很好,在他家里住的游客还可以大饱口福。旅游旺季凤才便招待客人,旅游淡季他护山防火, 既增加了自己的收入,又让自己的家门口更加美丽。

孙栅子村刘凤才家的农家新房

喇叭沟门中榆树店村里的流动商店,商店是由一辆四轮货车组建的。

由于旅游景区的建设让农民增收很多,目前喇叭沟门乡政府正在打造旅游景区新农村建设,像凤才家一样的村民还有很多,他们都通过这片美丽的山林让自己的日子过的红火起来,每家每户都盖起来新的房舍,等待着旅游旺季的到来。尽管记者这次去的时候山上的树还没有变绿,山林中还有积雪未化,但是这里别样的晚春已经深深吸引住了我们。

吕文强(实习生)  舒莵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