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人物>> 从司令到村官

从司令到村官
李寅 民族画报记者 李玉花 袁东平 摄影报道     时间:2014-08-22


金文元在了解水稻合作社的村民稻田养蟹的情况

清晨3点半,即使是在夏季的东北,天也才蒙蒙亮,金文元就起床了。先是房前屋后、苗圃菜地的干点杂活,简单地吃过饭后就上山了。10年来,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这么度过的。

2004年7月,从军35年的金文元从延边军分区副司令的岗位上退了下来。当时摆在他面前的路很多:到延边州当个副厅级干部;青岛的外资企业发来邀请函,年薪16万……但他却回到家乡——吉林省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并向镇里提出了承包荒山育林的申请。但这个决定遭到了妻子及孩子们的一致反对。

“树高千尺也不能忘根啊,当年我父亲带着全家逃荒,这里的乡亲们收留了我。如今,我就想给乡亲们做点事,给家乡人留下一片青山绿水,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金文元的一席话说服了家里人。

金文元和村民们一起查看水稻生长情况

两个月后,承包的手续办妥,金文元就带着米面、炊具、农具、铺盖上了山。在没有水,不通电的情况下,他将200余公顷的山林地逐一编号、划分“阵地”,开辟起了试验田。

对于金文元来说,带兵似乎比开山种树更容易一些。由于缺少相关科技知识,金文元一连打了3次“败仗”:投资4万元种下的两万棵红松树苗由于施肥程序错误,全被烧死了;因为地势选择失误,栽种的15亩中药材被一场暴雨淹了;从山东引进的66头黄牛不适应东北的寒冷气候,冻死了一大批。

“我就不信我整不明白这片山!”

金文元三进延边大学,请教土壤专家,远涉黑龙江、吉林的林业部门请教种植技术。经过半年多的不懈摸索,金文元种植的经济作物成活率大幅提高。

金文元的实验成功了,11年来,他先后栽下13万棵红松、5万棵落叶松、20多亩五味子、18亩桔梗,还在山中种下了林下参,用山间溪水搞起了林蛙养殖……如今,最早栽种的落叶松已长到三米多高,红松也有碗口般粗细。看着暖风吹着山上错落的树木,金文元笑着说:“我觉得自己又成了司令,山的司令、树的司令!”


为了提高效率,金文元买来了农用机械。

不过真正的司令是不用自己亲力亲为的,但金文元却每件事都要自己去干:春天要把树苗运到山上挖坑种上,夏天要清林,就是把遮光挡风的杂树砍掉,秋冬还要上山开趟,大约就是开防火道的意思,总之一年四季就没有清闲的时候,用金文元的话说就是:山里永远都有干不完的活。

有一年,金文元干活时不慎摔成了腰椎骨折,医生要他起码躺3个月。儿子跪在炕上哭着求他回延吉养病,他却非要住在山上。躺了20天他就实在躺不住了,爬起来绑上两块护腰就上山干活了。

在金文元的示范带领下,村民们也在山上栽种树苗,还种植了五味子、桔梗、沙参,养起了稻田蟹、林蛙……


2012年8月,在延边州第十四次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金文元获得“延边州民族团结进步模范标兵”的荣誉称号。

2005年开春,金文元了解到袋装无根单片木耳栽培新技术。他决定给村民引进这个投资少、见效快的项目。但是,村民却犹豫,害怕赔本。金文元知道村民们的想法后宣布:“本钱我先垫上,赔了算我的,赚了算你们的。”他先拿出3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带村民去参观学习,请延边农学院专家到村里辅导。经过一个多月的奋战,他们成功了。当一批批袋装木耳收获出售后,村民数着手中的票子,心里乐呵了。周边的村民看到效益,纷纷找上门要求学习,他便协调在镇上成立了食用菌协会,义务担任副会长,带动周边村屯都搞起了木耳种植。

几年来,在金文元的带领下,镇里先后成立了“石门镇集体林业协会”、“黄牛养殖协会”。2012年,他又联合村民办起了“农业综合开发合作社”,这种模式让村民开始走入市场。

在村里,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个场景:老乡们遇到金文元,都会亲切地称他为 “司令”。金文元往往是爽朗地笑着说:“啥司令呀?我是村官!”

“你是我们的司令村官”。于是大家笑成一团。

李永年 晓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