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广西民宗委巩远山:进入确诊病例住家的“最美逆行者”

广西民宗委巩远山:进入确诊病例住家的“最美逆行者”
来源:广西民族报     时间:2020-02-09

“他就是我心目中的‘最美逆行者’!真的是舍小家顾大家,情系每一家。”

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以来,不顾危险赶赴一线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感动了无数国人,被称为“最美逆行者”,2月5日,广西自治区民宗委机关服务中心副主任韦统斌告诉记者,自己身边也有个最美逆行者——同事小巩。

1月30日,巩远山协助疾控中心将密切接触者送往医学隔离指定地点。

1月30日上午,他们从南宁市及社区那里得知,民宗委住宅楼一住户的弟弟(春节前从湖北回来)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当务之急就是配合疾控中心等部门,将与患者密切接触的人员送到指定地点进行医学隔离,对于这种有感染风险的事,别人避之唯恐不及,但小巩没躲,他迅速向星湖社区报告这个消息,协助相关部门人员到该住户家了解患者的具体情况和这几天的活动轨迹,并配合南宁市疾控中心将7名(同患者均非自治区民宗委干部职工)密切接触者送离住宅楼。

“疾控中心的车中午12:00左右到楼下,要求接上人就走,但是这个住户家里人比较多,又有老人小孩,东西收拾起来没那么快,被催急了情绪就有点波动,是小巩和小游(游爱珠,物业公司项目主管)反复劝说,小巩还帮他们把行李扛上车,最后到中午1:10他们才上车离开。”韦统斌说。

当时,来接人的医护人员个个全副武装,不仅戴了口罩、护目镜,身穿防护服,连鞋子都包着严严实实的防护套——各方如临大敌,气氛十分紧张,但小巩他们忙前忙后,就只戴了一个普通的口罩。这令在现场协助工作的韦统斌深深感动,“我为我们的同志不顾个人安危、顾大局、高度的责任心所感动。”

1月30日,没有防护装备,只有一个口罩也冲上阵的巩远山。(韦统斌 摄影)

送走疾控中心一行人后,小巩又联系协调住宅楼消毒、防护用品采购等事宜。因为觉得自己属于高危人群,从那天起,他住进了办公室(因为和住宅楼同在一个大院,办公楼也采取严格的管控措施)。“有一天小巩在院里忙,他女儿从家里看到了就大声喊‘爸爸、爸爸’,那场景啊……” 看到这一幕,韦统斌心里很不是滋味。

1月30日疫情发生后,经巩远山(左)联系,星湖社区为自治区民宗委提供一定量的体温计和体温测量仪,图为体温计交接现场。

小巩名叫巩远山,今年45岁,是自治区民宗委机关服务中心的一位普通员工。提起30号那天的事,巩远山也有点后怕。“当时没考虑那么多,就想着赶快解决这件事,后来被120的医生骂了一顿,说我们太不注意防护,和那住户一家接触也不戴个手套什么的,我就感觉情况有点严重,就不敢回家了。”

1月29日晚,巩远山(左一)和同事在自治区民宗委大院门口值守。

晚上爱人打电话让回家吃饭,得知白天发生的事,气急之下,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为什么别人都不去,你要去?’‘就你能!’之类的,我说我就是分管联系物业这块的,之前疫情排查工作我都做过来了,我不去谁去?”巩远山说,其实自己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没那么高尚,也没有站在那么高的高度去想问题,就是想方设法把份内的事干好,“做什么都对得起党员这个身份,对得起这份工资。”

巩远山在搬运口罩等防护用品。

巩远山是退役军人,也是个有着23年党龄的老党员。作为其分管领导,韦统斌了解他的为人——不管分派给他什么任务,二话不说,马上去做。1月22日接到《自治区副主席黄俊华在全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的电文后,他马上起草了《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的通知》,经委领导审定后该通知立即发到自治区民宗委工作微信群上。

1月23日他协助领导开展防控工作。韦统斌记得,1月27日,自己发现提供给值班值守人员的口罩快用完了,便叫他去买,“虽然最后只买到20个,但那是他跑遍南宁各大药店,排队2个多小时才买到的。”

1月29日,巩远山跑遍南宁买口罩,排了2个多小时队,共买到20个口罩,供保安值班用。

1月28日起,每天的疫情排查、信息上报都由他牵头负责。1月30日住宅楼封闭管理后,他更加忙碌,每天都要对接各部门巡查人员,与隔离观察的住户、因“封楼”无法回家的住户沟通联络,上报信息。早上七八点起来,要一直忙到晚上一两点才睡。“累是真的蛮累,但是我身体还好,睡一觉起来,又满血复活。”巩远山说。

大院封闭管理后,巩远山(中)接待社区、派出所、卫生服务中心等巡查人员。 

“那照顾不了家里怎么办?”记者问。

“现在家里确实是有点困难。”巩远山坦言。他和爱人育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上小学,小女儿才两岁多,因为患有哮喘,每天要在家做两次雾化,家里还有个70多岁的老人要照顾。他“自我隔离”以后,照顾老人小孩的重担都落到妻子一人肩上。

2月5日,巩远山(右一)接待巡查人。

“她生我的气,所以前两天我都是点外卖吃。现在已经好了,每天都给我做饭,装好了放在门口,然后通知我去拿。”他也挂念小女儿,“她从小跟我睡,跟我在一起从来不找妈妈。她看到我戴口罩有点害怕,因为经常去医院,医生都戴口罩……”说起家人,他的语气变得柔软,最后他叹了口气,陷入沉默。

每天戴口罩时间太长,巩远山脸上留下勒痕。

如果没再出现疑似病例,住宅楼2月13日就将解除居家医学观察。记者从巩远山那得到的好消息是,那名患者病情正在好转,身体多项指标都已正常,目前7位密切接触者身体都好,住宅楼也没有出现新的疑似病例。

卢旭  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