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峡谷里的居民(三):溜索 溜索

峡谷里的居民(三):溜索 溜索
民族画报记者 和勇 摄影报道    时间:2016-06-01

密志高最后还是上了溜索架。淅淅沥沥的雨里,密志高挂上滑轮,“嗖”的一声,滑出去好远,伴随着滑轮摩擦钢索的声音,嘶啸着飞向对岸,临风抖动的衣衫,如振翅的蝴蝶。身下,是奔腾的怒江。

密志高用的溜索叫陡溜,一头高,一头低,两根钢索倾斜方向相反,来回都很省力

连续几天的阴雨,让傈僳族青年密志高皱起了眉头,“今年的雨来得有点早哎,江水涨起来了,春节那几天都还是绿莹莹的。”眼下是立春,持续的阴雨使得江水变混浊,咆哮奔腾着,渐渐有了“发怒”之势。

密志高今年28岁,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不满一周岁。头一晚,小女儿腹泻,密志高决定第二天一早进趟城给孩子拿药。

密志高家所在的辣子咪村是一个傈僳族聚居的小村子,有三十多户人家,一百多口人,距离怒江州的州府六库镇也就二十来公里的路程。倘若不是这连绵几天的雨,密志高平日里出村进城,一般有两条路线可以走: 先过江,过溜索,或者坐小船,江那边是条平整的柏油公路,搭汽车不用半个小时就能到六库。第二种方式则先不过江,出村沿着峭壁上的村道顺江而下,五公里外,有一座能过汽车的跃进桥,过桥后再沿那条柏油公路,也能到镇上。

实际上,近年来,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国家加大了对怒江等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随着云南省“索改桥”工程的推进,怒江上架起了一座座桥,仅2015年一年,怒江州“索改桥”工程就已完成18座。如今,从泸水县顺怒江而上,经福贡到贡山,几乎每一条古老的溜索旁,都有了一座坚固的吊桥,昔日怒江上少数民族群众用溜索过江的景象已经不常见了。辣子咪的这条溜索,是怒江上为数不多的还在日常使用的溜索。

“我们村子小,人口少,马上架桥有难度。” 对于村里目前还没有直接到江对岸的吊桥,密志高他们也是能理解的。 “政府对我们很关心了,几年前就给我们村修通了出村的村道。”平日里,密志高他们可以坐农用车出村,走五六公里的村道,过跃进桥再进城,也很方便,村里产的土鸡蛋这些山货,在城里能卖个好价钱,要是在城里买了家具等大件,也能从这条村道运回来。可眼下,前方传来消息:下雨塌方,出村的村道断了。

雨中的清晨,密志高撑着雨伞出了家门。虽然得知路断了,密志高还是决定去试试运气。 “下雨天过溜还是有些危险”,保险起见,密志高选择了“走村道—过跃进桥—搭车进城”。

顺着江边的村道走了两公里,密志高停住了——村道果然断了,连续的阴雨造成路面上方的山体塌方,山上不时还有石头滚落下来。“终究还是算不过这个老天爷呀。”密志高无奈地笑了笑。峡谷特殊的地质构造,遇上持续的雨水,路面塌方、滑坡在所难免,密志高他们都习以为常了,“每年七八月雨季这条路一般都会断的,没想到到今年春天雨水来得早。”

密志高顺着江边的村道走了两公里,村道果然断了,连续的阴雨造成路面上方的山体塌方,山上不时还有石头滚落下来

从村道过桥走不通,密志高又走回到村里,他打算实施第二套方案—坐船。山坡下的江边,停着几条小木船,秋冬季节江水变缓的时候,坐木船,三五分钟也能到对岸,木船能坐人,也能运载些鸡鸭过江。“到了雨季汛期,船是用不了的,江水太急了。”密志高一边说着,一边上了船,划出了几米,他又折了回来,显然,他低估了今年春天的坏天气,“不行不行,下着雨,又有江风,撑着伞太危险了,看来今天这个船也是坐不成了。”

 

山坡下的江边,停着几条小木船,秋冬季节江水变缓的时候,坐木船三五分钟也能到对岸

在江边歇了一会儿,雨小了一些,密志高回家取来了溜索的工具,“绕了一圈,还是靠这个老朋友。”密志高打趣道,峡谷里的居民,生性乐观。“不危险吗?”我问密志高,他一边将安全带往自己身上系,一边说:“没事,雨快停了,以前老辈用的是溜板,现在我们用的都是钢索、滑轮,比老式的溜索安全得多。”说话间,密志高已经“唰”地一声滑了出去。密志高用的这种溜索叫陡溜,一头高,一头低,两根钢索倾斜方向相反,来回都很省力。

密志高带着母亲和自己的女儿过溜索,并仔细绑上背带

密志高在收鸡蛋,自家产的土鸡蛋这些山货,在城里能卖个好价钱

一场持续多日的坏天气,让密志高经历了走路不通、过桥不成、乘船未果的境遇,最后还是用到了溜索这个古老的交通工具,这或许是个巧合,却也映射出一个有趣的事实: 溜索,或许并不会消失,它还将存在于峡谷居民的生活里。在某些特定的条件下,溜索还能发挥着一定的作用。“我希望有桥,也希望保留住溜索。”密志高这么说道,作为一个时代的烙印,它镌刻在峡谷居民的心底,交织着峡谷居民一份最复杂的情感, “有桥终归是方便,但是溜索始终是我们的一个文化符号。”即便在不久的将来,辣子咪村架起了桥,密志高他们还会时不时地溜几趟,这是一份情怀。

辣子咪村的溜索体验点,村民们靠带游客体验过溜索,每月能有一定收入。溜索有了新的作用

来到怒江探寻峡谷风情的游客,大多都愿意体验一番在峡谷间、激流上风驰电掣的刺激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怒江旅游业的发展,来到怒江探寻峡谷风情的游客也在逐年增加。远道而来的游客,大多都愿意体验一番在峡谷间、激流上风驰电掣的刺激。“溜索能给我们带来一定的收入。我们村里有不少人现在靠带游客体验过溜索,每月也能有千把块钱的收入哩。”当听我说起上游的福贡县建起了一个来回八对的溜索广场时,密志高很是羡慕:“他们那样成规模,规范,肯定能吸引更多的游客。”

对于溜索,峡谷里的居民密志高又有了新的思考。

和勇 晓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