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衣之色——黄

衣之色——黄
民族画报记者 李琳 报道    时间:2015-01-26

毛龙闹春(沈龙生摄影)

纵观中国少数民族服饰中的色彩,除了在藏传佛教和南传上座部佛教中僧侣的服饰以外,黄色是应用最少的一个颜色。这一现象与中国古代民间全面禁黄的制度有关,但是中国幅员辽阔,大多的少数民族生活在边疆,“天高皇帝远”,黄色偶尔还是会出现在部分少数民族的服饰之中。比如,四川凉山彝族对黄色的喜爱到了痴迷的程度,姑娘的肤色以黄为美,她们的衣裙上绣满黄色花朵。此外,很多少数民族接受大自然的馈赠,直接将天然的黄色运用到他们的服饰之中。生活在北方和高原地区的少数民族,因为受气候和长期从事狩猎活动的影响,有些民族习惯穿动物皮毛;有些南方的少数民族,他们生活的区域长满竹子,黄色的竹斗笠成为服饰中遮阳避雨的一部分。

新疆维吾尔族男子(袁东平  摄影)

天子之色

中国古代不禁止平民穿黄色的衣服,唐朝开国后,由于天子常穿赭黄色,因此禁止平民衣服用赭黄,但并未禁止其他的颜色。宋、元时期,百姓仍可穿赭黄之外的其他黄色衣服。这一规定到明朝逐渐严格起来,明太祖朱元璋禁止官吏穿黄、黑、紫色衣服,明英宗禁止百姓穿玄黄、柳黄、明黄诸色。

清朝满族统治者沿袭了明朝的传统,将黄色视为最尊贵的颜色,严禁普通人使用。严格来说,清朝皇帝所穿的“龙袍”实际上分为朝服和龙袍两种,都是用于登基、大婚、万寿圣节、元旦、冬至、祭祀天地等重大典礼时的服装。除了龙袍以外,清朝皇帝乘坐的金辇、步舆(轿子),雨天所穿的雨衣,乃至腰间所系的带子,也都采用明黄色。

四川凉山彝族妇女的衣裙上绣满黄色花朵(列来拉杜 摄影)

按照清朝《大清会典》的规定,皇帝龙袍上面用金丝绣有九条金龙,其中领口前后和袖端各一条正龙(盘龙),膝部左、右、前、后和交襟处各一条行龙;朝服上面则绣有大小三十八条龙。朝服和龙袍上还用彩线绣有日、月、星、辰、山、龙、华虫、黼、黻、宗彝、藻火、粉米等十二种象征最高统治者的传统图案,间以五色彩云,以及排列均匀的“如意头”、“蝙蝠”和象征富贵的“寿”字纹样。龙袍的下端是由江崖、海浪组成的“八宝平水”图案,有“一统山河”的寓意。整件龙袍制作精良细腻,图案造型独特。

除了皇帝所穿的龙袍之外,根据《大清会典》的规定,皇后、嫔妃也可以穿龙袍,但只有皇后、皇贵妃和贵妃可以穿明黄色的绣金龙袍,其余妃嫔只许穿秋香色(浅黄绿色)的龙袍。清朝的皇子在参加重大典礼时可以穿金黄色的龙袍,上面绣有八条龙,比皇帝的龙袍少一条,朝服上则绣有二十条龙,比皇帝朝服少十八条。至于亲王,则只有皇帝特赐的时候才可以穿金黄色,否则只许穿石青色的朝服和蟒袍。

鄂伦春妇女的黄色狍皮服饰

自然之色

由于鄂伦春族生活在北半球高寒地带,一年冰雪期长达7个月,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5度以下,所以他们的服饰首先要解决御寒问题。另外,鄂伦春长期游猎于山林之中,追逐獐狍野鹿、翻越崇山峻岭都要求他们服饰结实耐磨。兽皮满足了保暖与耐用这两个条件。狍皮服饰在鄂伦春服饰中所占比重最大,这一方面是因为在鄂伦春生活的地域袍子的数量很多,“傻”狍子又很容易猎获,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用袍皮制作的服饰温暖、柔软。与现代人穿皮草时的“毛朝外”不同,从御寒性考虑,鄂伦春人的皮袍永远是“毛朝里”。动物的皮经过加工以后,如果不加任何的漂白剂,皮子就会泛黄,再经过日晒,黄色会越来越深。鄂伦春妇女在制作色彩鲜艳的婚服和节日服装时,她们会特意用朽柞木煮水,将皮子染成黄色,然后在襟口、袖口、前胸和后背缝上绣有云纹、植物纹和各种动物图案的绣片。鄂伦春男子爱戴用狍头皮缝制而成的狍头帽,这种帽子用狍子本来的黄色皮毛,有的还将两只角保留下来。猎人打猎的时候,微露狍头帽,俨然像一支狍子卧在那里,诱惑狍子或其他以狍子为猎食对象的野兽,具有很高的欺骗性。此外,鄂伦春族信仰萨满教,萨满服是用黄色鹿皮制作的,再加上黄色铜镜,整套萨满服给人的感觉以黄为主。

黄色竹编斗笠成为贵州侗族男子的服饰之一(苏志平 摄影)

很多南方少数民族生活的区域内都长有竹子,这些民族学会了将竹子大量地运用在衣食住行之中,竹筒饭、竹楼、竹筏,以及用竹子编的能遮阳避雨的斗笠。南方的气候说变就变,时晴时雨,轻便的斗笠便成了这些民族服饰中的一部分。新编的斗笠是很浅的黄,但是经过日晒雨淋,黄色越来越深。这种黄吸纳了日月的精华,是任何染料都加工不出来的自然之色。

越是在久远的年代,染色技术就越不发达,大自然的颜色就是人类所能运用的色彩。这一点在土家族的“茅古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中也有集中的体现。茅古斯,土家语即“祖先的故事”。是土家族流传至今的古老的表演艺术之一,是舞蹈界和戏剧界公认的中国舞蹈及戏剧的最远源头和活化石。表演时舞者赤身裸体的肌肤上扎满了金黄的茅草,每股五块,腹前捆有一条尺余长并用红布包头的草把,结草为衣以示先民不会织布做衣。

黄色在中国少数民族的色彩中有三个系统。其一是自唐以来,民间禁黄,清朝的满族皇帝们接受这一传统,使黄色成为皇家独享的色彩。其二是藏传佛教和南传上座部佛教的色彩系统,这将在之后的宗教专题中展示。其三是少数民族直接运用天然的动物皮毛、竹纤维等本色,将大自然的馈赠自信地穿戴在身上,体现出自然之美。

李琳   晓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