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色彩与族称

色彩与族称
民族画报记者 李琳 撰文    时间:2014-11-14

白色是白族钟爱的颜色,男女都爱在白色上衣上搭配各色坎肩 (欧燕生 摄影)

色彩作为一种直观的符号,极易被用来指称某些特定的群体,比如,做游戏时的红队和蓝队,足球界著名的橙衣军团、蓝衣军团。而族称是一个民族对自己或其他民族对自己的称呼,我们称之为“自称”或“他称”。无论是自称还是他称,族称都不是随机的或任意的,它具有极强的稳定性与传承性。从古至今,用色彩来命名族群的情况在我国非常普遍。

在古代汉文史志中,常以“乌蛮”称彝族等少数民族先民,以“白蛮”称白族等少数民族先民,而以“白衣”、“白夷”等称傣族先民,虽然“蛮”、“夷”等词带有歧视的色彩,但是,我们可以从中看出,用色彩来区分民族的历史其实已经由来已久。在一个民族内部,用色彩来区分不同支系的历史也很悠久。唐代,樊绰《蛮书》卷四《名类》中就将傣族先民分为“黑齿蛮、金齿蛮、银齿蛮、绣脚蛮、绣面蛮”等,并说明“黑齿蛮以漆漆齿,金齿蛮以金镂片裹其齿,银齿蛮以银片裹其齿……”当时还处在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早期的傣族先民就用漆、金、银等物品为齿饰,把黑、黄、白三色固定在每个人身上,以区分出个体所属的支系。

流传在贵州威宁彝乡的撮泰吉是彝族最古老的戏剧,表演时主演包黑色头巾,穿黑色长衫,
其他的演员戴黑色面具,穿黑色裤子(苗麒麟 摄影)

一个族群族称的产生和形成受制于一定的自然条件、社会条件、信仰条件。究其本源,似乎还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图腾时代。在我国的56个民族中,用汉语或民族语的色彩词汇来直接命名族称的民族有:白族、普米族、彝族、纳西族等;用色彩来命名不同支系的情况就更为普遍,如:黑衣壮、红头瑶、蓝靛瑶、白裤瑶、花傈僳等。

色彩与民族

白族是中国56个民族中唯一一个用汉语颜色来命名的民族。白族自称“白子”、“白尼”、“白伙”,可直译为“白人”,即“崇尚白色的族群”。白色是白族人最钟爱的色彩,被看作是美丽、纯洁、坚贞的象征,而且还认为白色有吉祥、孝顺、善良、高尚的意蕴。在白族民众的观念中,白鹤、白虎、白蛇、白鼠、白蝴蝶、白鹿等都是吉祥物,它们的出现,可以给人带来健康长寿,避邪消灾,甚至能给那些心地善良的穷人带来大笔钱财。因为白色具有吉祥的含义,新娘出嫁时嫁妆衣箱中的四角要放上四个白云石,据说这样就可以消除各种灾祸,保证婚姻稳固,早日生子。白色也成了白族建筑中着意追求的色彩。有一首建房的民俗歌这样唱:“新房建成先刷粉,石灰上面刷石灰,白得晃眼睛。画上青松与白鹤,再画凤凰白牡丹”。白族人夸奖一个人助人为乐、大方热情,就说这个人“心白”。这里,“白”成了道德情操高尚的代名词。在白族的词汇中,“白”不仅是一种色彩,而且是美和善的象征。以白为美,以白为善,崇尚白色,是白族人的风尚,是他们的一种文化心理。

黑色山羊皮披肩、黑色围裙是纳西族服饰中崇尚黑色的遗存(苏国胜  摄影)

普米族生活在云南西北部,兰坪、丽江、永胜一带的普米族自称“普英米”,宁蒗普米族自称“普日米”或“培米”,意思都是“白人”,即“崇尚白色的族群”。普米族自古以来就有崇尚白色的习俗。其突出表现在祭祀时喜欢用白色的祭品,宰白羊祭大神,杀白鸡祭山神。在服饰上,青年妇女均穿短上衣,过去用麻布,现在大多用棉布。颜色过去多为白色,现在喜欢用白黑红等多种颜色。成年妇女都披披肩,披肩通常用白色的山羊皮、绵羊皮、牦牛皮制成,以山羊皮为贵。在披肩上结两根带子,系在胸前,白天可防寒,坐时当坐垫,睡时当褥子。在普米族的神话传说中有一位女性始祖,传说她美丽能干,身穿白衣、白裙,骑着白骡,只饮清泉和牛羊奶,不食五谷。这无疑是古代母系游牧生活的象征,也由此可见普米族崇尚白色的习俗由来已久。

彝族分布广,自称也非常多,川滇的大小凉山,滇东北及黔西的彝族自称“诺苏”;滇中、滇西、滇南部分彝族自称“纳苏”;滇中、滇南的另一部分彝族自称“聂苏”;滇东南及滇南、滇西还有一部分彝族自称“改苏”。这里的“苏”意思为“人”或“族群”,“诺”、“纳”、“聂”、“改”意为“黑”,合起来就是“黑人”、“黑族”,即“崇尚黑色的族群”。历史上彝族曾经用黑和白来区分等级,据明景泰《云南图经志》载,彝族“有黑白之分,黑贵而白贱”。彝文《西南彝志》说古彝民“先是打冤家,败者为白”,“白者作差使”。贵黑贱白的理念也表现在了凉山彝族的服饰色彩上。唐樊绰《蛮书》记载凉山越西居统治地位的人“妇人以黑缯为衣,其长曳地”,而地位低下的人“妇人以白缯为衣,下不过膝”。衣服的颜色,裙子的长短是地位的标志。

   白裤瑶的名字源于这个支系的男子穿白色及膝的裤子(列来拉杜 摄影)

纳西族有五个支系,自称为“纳西”、“纳日”、“纳亥”、“玛丽玛沙”和“阮可”。其中,在“纳西”、“纳日”、“纳亥”的自称中,“纳”都有“黑”之意,而“西”、“日”、“亥”是不同支系方言对“人”或“族”的称呼。并且黑色在纳西族的语言环境中已经产生了众多的引申意,“纳”可以指“大”、“广”、“高”、“深”、“精”等,成为一种神圣的色彩。纳西族对黑色的崇拜来源于纳西先民对黑色牦牛的崇拜。纳西族古代长期在高寒地区饲养牦牛,生活资料大多依赖牦牛的皮、肉、毛、乳。人们的生产生活对牦牛的依赖性,引发出对牦牛的崇拜,视其为本民族的标志与符号。由于牦牛多为黑色,对牦牛的崇拜几乎与对黑色的崇拜相同。在纳西族不断南迁并逐渐转化成农耕民族之后,牦牛在人们生产生活中的作用不断淡化,甚至逐渐消失,只有黑色崇拜仍根深蒂固地存在于纳西族的族称、语言、习俗和信仰之中。

白族、普米族、彝族和纳西族都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的民族,他们是古羌戎族群的后裔,他们在文化上有很多的相似性,用色彩来命名族称就是一个明显的特征。

色彩与支系

同一个民族因为受地域的分隔,可能会出现不同的支系,怎样区分这些支系,最直观的就是通过这些族群服饰的色彩。在多数情况下,用服饰色彩来称呼一个族群的往往是他称,但是这种他称慢慢为本族群的人所接受。

云南蓝靛瑶,因他们种蓝靛,穿蓝衣而得名(杨学荣  摄影)

瑶族在中国分布的地域很广,内部支系众多,各支系之间服饰的色彩、款式都有很大的差异,于是以色彩为支系标志的名称也多了起来。蓝靛瑶,是因为这一族群的妇女着蓝衣,擅长种植蓝靛的植物染料而得名。生活在云南金平的红头瑶自称“勉”或“优勉”。红头瑶的称谓来源于妇女奇特的头饰,她们仅在头顶留一束很长的头发,然后用大约50厘米宽的红布将头发缠成圆锥状或圆筒状,形如盛开的芭蕉花。据说很早以前,她们的祖先从外地顺着红河迁到金平来,经过红河流域时,走在前面的人为了跟随者便于辨认,以野芭蕉花顶在头上,后来这红尖尖便成为这一支系瑶族头饰的象征,也成了他们的族标。如今受汉族文化的影响,一部分红头瑶妇女留起了头发,但依然保留着红布包头的传统。生活在广西南丹、河池以及贵州荔波县偏远山区的白裤瑶则是因为这个支系男子穿白色的裤子而得名。裤长及膝,裤脚用黑布包边,红线绣花点缀,膝盖处绣着五根直的红线条,中间三根长,两边两根短,形状像手印。蓝靛瑶、白裤瑶、红头瑶,这样的称呼最开始出现的时候往往是他称,但是逐渐被本族群的人所接受,成为了这个族群的称呼。

云南永胜花傈僳 (苏国胜 摄影)

拉祜族支系按服饰颜色来划分。云南境内有“拉祜纳”,即黑拉祜;“拉祜西”,即黄拉祜;“拉祜普”,即白拉祜。德昂族内部的三个支系是根据妇女裙子的颜色来划分的:花德昂妇女的裙子镶有四条白带,并且中间有红色装饰;黑德昂以黑色为底色,但是上边织有几条深红色彩带,其间还有几条很窄的白色装饰;红德昂的裙子则有明显的红色。傈僳族也有白傈僳、黑傈僳、花傈僳之分,他们是依据制作衣裙和裤子时麻布的颜色来划分的。如怒江州泸水黑傈僳以青布包头,永胜、德宏花傈僳以花布包头,衣、裙多镶花边。

色彩因为它直观的特性,使它成为命名族群时最先会使用到的素材,再加上中国少数民族自古以来对色彩运用的大胆创新,从而使色彩和族群名称之间的关系既有历史的渊源,又有着时代的鲜明特征,从色彩来研究族群的命名成为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李琳  晓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