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老挝见闻录(上)

老挝见闻录(上)
民族画报记者 和勇 摄影报道    时间:2013-09-23

夕阳下的湄公河

上寮地区公路旁的山民售卖竹笋

早市上五彩缤纷的蔬果

赶早市的老挝少数民族妇女

经常能见到老挝的传统食品和法式面包同时在一个 早点摊位上售卖,殖民文化的影响无处不在。

我们从昆明出发,奔袭了一天才到达中老边境,不得不在中国最南端的口岸小镇磨憨留宿一晚。

晨光中的云南磨憨口岸庄严雄伟,出入境大楼周围郁郁葱葱、姹紫嫣红,无处不体现着一个大国的气势,在敞亮的大厅办完手续顺利出境。老挝的入境手续远比想象中的简单,边检人员会简单的中文和英语,不用担心会有沟通障碍。

同行的杨老师曾跑遍东南亚各国,来时路上他就说过,要贪安逸图享受,去泰国;而要想体味最纯的东南亚风情,就得来老挝。老挝,这个东南半岛唯一的内陆国,历史悠久,公元1353年建立的澜沧王国更是鼎盛一时,那时的老挝曾是东南亚最繁荣的国家之一。由于各种历史因素以及受自然条件的影响,很长一段时间里,老挝是整个东南亚乃至亚洲最落后和贫穷的国家,但或许正是经济的落后,让这个恬静的佛教国度偏安一隅,暂时躲过了商业社会的浸淫和现代文化的侵蚀。

依照发音,老挝在旧时被译为“寮”,如今这个名称在东南亚的华人中间依然沿用,由于国土狭长,地势北高南低,人们通常自北向南将老挝称为上寮、中寮和下寮。由云南进入老挝的地界,属于上寮地区,沿途的景致与西双版纳其实并无太大差异,只是这边人口密度低,房舍少了许多,自然的空间能给疲劳的眼睛腾出地方来放空、发呆。我们所走的93号公路,已经有些年头了,是上世纪60年代由中国援建的,著名的“胡志明小道”就附着在这条公路旁。沿途走来,依然能看到不少上世纪那场著名的战争中美军空袭的痕迹,远远的山坡上还依稀可见弹坑。由于这里多山地,沿途的村寨里多是干栏式的茅草屋。这里除了出产一些诸如竹笋的山货,山民还会就地取材,编制扫帚售卖以补贴家用,我们沿途能看到身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山民在收割茅草、拍打草籽、编制扫帚。这些山民多是老生族(中国叫苗族),老挝的蒙莱(花苗)、蒙考(白苗)、蒙丹(黑苗)等都是老生族的支系,主要从中国的湖南、贵州和云南迁入,分布在老挝西北部和东北部的山区,他们与中国的苗族同源,其历史、演化和发展也相似。

一天的奔波之后,临近傍晚时分,我们到达老挝的北部重镇琅勃拉邦。

琅勃拉邦初印象

这里是老挝北部最大的城市,历经千年的历史,使得这个几代老挝王朝的国都在199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里没有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尽管随处可见穿着清凉的西方游客,但葱郁树木掩映下的古老寺庙,以及法国殖民时代遗存的房屋建筑,依然将这片在湄公河和南坎河交汇的三角地笼罩在古朴与安详之中。

很幸运,我们赶上了湄公河上的日落时分,河水、渔夫、小船、椰树⋯⋯一切都被夕阳染成了金色,美得让人窒息。在河边的露天火锅大排档,享用了进入老挝后的第一顿正餐老挝火锅,锅子很奇特,下面烧着炭火,锅中间有一个馒头大小的凸起,周围形成的凹槽里放上水,这样既可以在中间突起处炙烤肉类,也可以在周围的汤水中涮菜,一举两得。华灯初上,夜幕下的琅勃拉邦也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热闹了起来,距离河边不远,浦西山脚的街道上,夜市里的小摊鳞次栉比,不同肤色的游客穿梭其中,昏暗的灯光下,老挝的手工艺品如桑叶纸灯、棉服、石雕⋯⋯让人看花了眼。老挝人似乎生性恬静,即便在这样看似喧闹的夜市里,他们也静静地坐在自己的摊档之后,有生意就做,若买者无意他们也不会追着推销。一单生意成交后,老挝人定会双手合十,微笑着来一句:Sabaidii(谢谢)。软软的语气和谦卑的态度,让您花了钱也觉得心里舒服。我们不敢沉溺于夜市太久,早早回到旅馆休息,因为第二天要起个大早,体验琅勃拉邦的重头戏,清晨布施。

清晨布施

琅勃拉邦的清晨,开始于飘荡在大街小巷的糯米饭的清香⋯⋯

天才蒙蒙亮,虔诚的佛教信徒早已带上煮好的糯米饭来到街道旁,或坐或跪,静静等候着身着橙色袈裟的僧人。在这个信奉小乘佛教的国度,宗教早就糅合在人们的日常生活里,老挝男人一生中须剃度出家,少则几日,多则数年。由于寺庙不生烟火,因此僧侣们的食物都来自信徒们的布施供给,当地人称为“巴塔”的晨间布施,持续了近千年,成为老挝人一天中最美好的开始。

我们摸着黑,来到Sisavangvong(西沙万冯)大街,占据了有利位置之后,便开始了耐心等待。六点左右,列队的僧侣从各个寺庙出发了,他们身着橙色的袈裟、赤足而行,悄无声息,但庞大的队伍和静谧的氛围,使得一股强大而庄严的气场迎面而来。走在前面的多是年纪较长的僧人,走在后面的小沙弥还是一脸稚气,虽然有游客们围观和拍照,僧人们却面色从容,心无旁骛。跪在路边的信徒们亦平心静气、姿态优雅,待僧人路过跟前,他们便直起身子打开竹饭盒,用手将糯米饭攥成饭团,小心地投入僧人腰间的铜钵中。宁静而庄严的气氛中,布与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着,平静而自然。在街道的远处,街边蹲着一些瘦小的孩子,不同于给僧人布施的成人,这些孩子的面前放着个空桶或空箱子,当僧人们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会将自己刚得到的食物拿出一部分投到孩子的空桶中。一问同行的老师才知道,这些孩子来自穷苦人家,僧人从自己的口粮中省出的施舍,就是这些贫困家庭每天的食物来源。因此,布施,不仅仅是单方面的行为,施与受、得到与付出,可以在瞬间从容地转换。那一刻,我似乎感受到了清晨那抹橙色行走的意义,施舍和帮助亦可以在转换中轮回,并如这般内敛而优雅。

佛都剪影

早市是体察当地风土人情的绝佳之选。琅勃拉邦的早市上,难见着喧嚣的场面,却多了一份悠然自得,狭窄的小巷里穿梭的多是买菜的家庭主妇,临街是随地而摆置的摊档,售卖的商品也琳琅满目,有些甚至称得上稀奇,用来食用的竹鼠、硕大的田鸡、碧绿的青苔⋯⋯无奇不有。卖鱼的摊档售卖的是当日从湄公河里捕到的野生鱼,小鱼用盆装,面目狰狞的大鱼就直接放在碧绿的芭蕉叶上,一段段砍开来卖。色彩绚丽的蔬菜和热带水果,就一堆堆地随意摆放着,却无意间构成了一幅幅斑斓的美妙图画。

早市上的早餐是不容错过的。要体验当地特色,老挝米粉是首选,洁白爽滑的米粉浸在浓香的汤料里,配上碧绿的生菜、豆角、青柠檬,让人食欲大开。另一种常见的老挝早餐是烤得喷香的法式长棍面包,配上一杯恨不能加半杯炼奶的老挝咖啡,西化的细节多少能看出法国殖民文化在这里的遗存。烧烤摊上是各种炸烤,举一根烤过的小芭蕉,漫步于清晨的这份悠闲之中,吮吸着琅勃拉邦的市井气息,真是一种享受。

在早市一隅,一个摆满橘色花卉的摊档上,那靓丽的橘色让我想起了清晨布施的僧侣,无独有偶,这种花正是佛教仪式的供品,一个老妇挑了两把花束,满意而归。细节处不难看出,在这个悠闲的小城里,佛教早已融入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各个层面。

正是因为佛教的兴盛,才使得琅勃拉邦有了众多的古寺。作为老挝的历朝古都和佛教中心,琅勃拉邦佛塔林立,仅在市区内就有大大小小30多座寺庙,是名副其实的佛都。有的寺院古榕蔽天、花木繁茂,有的寺院佛塔耸立、庄重威严。登上浦西山的山顶,琅勃拉邦的景色一览无遗,晨雾笼罩下的佛都缥缈、清远,让人心旷神怡。除了登高望远,山顶上也有看头,白色的ThatChomsi佛塔,在蓝天的映衬下异常美丽。顺着石阶漫步下山,不远处就是香通寺,这个位于由湄公河与南康河冲击而成的半岛北端附近的寺庙,是琅勃拉邦最宏伟的寺庙。由Setthathirat国王于1560年建造,直到1975年都得到王室的保护。香通寺的大殿代表了经典的琅勃拉邦寺庙建筑风格,后墙上镶嵌着壮观的生命之树图案,几乎每一个游客都要在这色彩斑斓的生命之树下驻足、祈福。

小平 晓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