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多元文化>> 泼水节前采花忙

泼水节前采花忙
民族画报记者 和勇 撰文/摄影    时间:2015-01-25

通过竹筒中间连着的长长的红线,一来一往,男女双方便在往复间互相表达了情谊。

一年里,泼水节是德宏人最盛大的节日,作为傣历新年的开始,这个节日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浓厚的文化内涵。节日里,傣族、德昂族人民祈求来年身体康健、幸福美满、五谷丰登。如今的泼水节已经成为当地各族人民共同欢庆的民族节日,形成众多雅俗共赏的节目,成了各民族大团结的象征。但多数人或许有所不知,泼水节在开始之前,还有许多古朴的传统仪式,采花活动就是其中的一项重头戏。

泼水节前一天,当地的少数民族群众要上山采摘一种被称为“莫果帅”的花,用来装饰泼水节的“龙亭”,敬献给佛祖,祈求神灵的庇佑。当地人称这一传统的活动为“采花”。事实上,除了当做贡品、装饰,采花节所采的花也会用在泼水时分,但不在豪放的狂欢时,多是女子优雅地用象征吉祥的花枝蘸一点水洒在身上以示祝福。

采花多是在离芒市40分钟车程的三台山上举行。天才蒙蒙亮,身着节日盛装的少数民族群众就已经从四面八方赶往三台山了,值得一提的是,采花活动所在的三台山乡是全国唯一的德昂族乡。过去,人们上山采花,来回都要步行几十里。如今没有多少人是用脚步来丈量这段不算短的路程了,路上是浩浩荡荡的摩托车队,多是意气风发的小伙子载着打扮漂亮的小卜少(姑娘),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而开着私家车前往的也不在少数,以至于沿途几十里,常常出现堵车的状况。

清晨的三台山,太阳还没爬过山头,山腰间一片宽阔的平地上已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这片空地是采花节的主会场。当地人告诉我,采花节除了上山采花,更为当地青年男女谈情说爱提供了时机和场地,人们采花、对歌、跳舞、丢包、聚餐等,节目好不丰富。

而在僻静的后山,顺着一条狭长的山道,采花的人们三两成行,大多满载而归。手里举着的花,傣语读做“莫果帅”,花朵细小,由一些微小的颗粒组成,呈米色,类似满天星又有点像米兰,凑近闻一下,还有淡淡的香味。这个季节,山上的“莫果帅”开得正好,山林里的一些 “莫果帅”树,树干能长到10厘米粗,身手好的男子攀上去折下开花的枝丫,树下的女人纷纷上前接住,将一束束的花枝扎好。采花仪式结束后,人们会把所采的花摆放在次日举行泼水仪式的“龙亭”。“龙亭”是泼水节期间临时搭建的,有些小寨子没有“龙亭”,采集的花也会被放在芒市泼水节广场上的“大龙亭”。

临近正午,采花会现场正是欢声笑语、高潮迭起的时候。“噶光”(象脚鼓舞)的鼓点悠扬激荡,人们的舞姿欢快轻盈。丢包活动区笑声连连,这项活动深受男女青年的青睐,姑娘精心缝制了花包,内装棉籽等物,要是看上谁,便相互丢包,就如同暗送秋波一般,甚至能擦出爱情的火花。这项活动很传统也很浪漫,各方游客也爱参与其中,男女各占一边,玩得不亦乐乎。而在对歌的区域,男女双方手持竹筒,相距几十米站立,一方对着竹筒吟唱情歌,通过竹筒中间连着的长长的红线,传到另一方的耳中,听过对方的倾诉之后,这一方再将自己的心思编成歌曲传唱回去,一来一往,男女双方便在如此往复间互相表达了情谊。在这里,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按理说,对歌应是情窦初开的青年男女的专属,而如今对歌的,却多半是上了岁数的中年人,即便有年轻人,只是在一旁驻足观望。或许是中年人更愿意回忆往昔青葱岁月的美好,抑或是如今的年轻人根本就不需要对歌了,他们有更多传情达意的方式,如短信、微信……几乎人手一个的手机就是佐证。如果是后者,对于民族传统文化的保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采完花丢完包,人们也就饥肠辘辘了,美食似乎是节庆活动不可或缺的,少数民族地区更是如此。会场周围的摊档售卖着当地的各式美食,羊奶果酸甜可口、“泡鲁达”香浓爽滑,这种源自缅甸的饮料如今在德宏也深得人心。不得不提的是“撒撇”,“撒”是拌生的意思,“撇”是苦肠的意思,“撒撇”也就是苦肠水拌生。这道看似不可想象的菜,在当地可是款待上宾的大菜,制作复杂,很多作料也只有当地才有,只有到德宏才能一饱口福。要是不想破费,自带餐食就地野餐,也是不错的选择,人们三五成群围成一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餐点,用糯米制成的泼水粑粑是家家必备的美食,有的家庭还准备了清甜的米酒,但年轻人似乎更喜欢啤酒。聚餐时,人声鼎沸,但气氛却很和谐,人们通过聚餐的方式联络感情,休闲娱乐。

采花的现场,其乐融融,欢声笑语间透露着人们对泼水狂欢的期待,只有在采花活动结束,泼水节才真正拉开序幕。

  余大锐 晓梅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