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台湾还可以这么玩(一)

台湾还可以这么玩(一)
民族画报记者 陈涛 摄影报道    时间:2014-12-31

部落旅游有别于走马观花式的大众旅游,它是在文化传统受到尊重、居民生活不受干扰、游客行为得到规范的原则下,让游客通过与部落居民的深度互动,了解及学习不同文化的生活模式,进而达到因旅行而获得身、心、精神满足的目的。我们此次受邀深入到部落采访、踩线,就是为了在大陆地区推广台湾少数民族的部落旅游,让更多的大陆游客走进部落,认识并了解台湾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

2014年12月10日从北京出发。由于对台湾一直充满着向往与好奇,连因北京雾霾推迟了两个多小时的航班都丝毫没有影响到我的好心情。在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后,我们抵达了台北。虽然天有些阴,但新鲜的空气,整洁的街道,体贴而有礼貌的工作人员,让我们对此行仍然兴致倍增。从前通过书本或网络了解到的台湾,这次终于可以亲眼看一看,实地感受一下。当天下午,我们简单逛了逛台北故宫博物院,接下来就养足精神准备迎接接下来的部落旅游。

12月10日,在欢迎宴会上,国家民委国际交流司副巡视员兰海滨(右)向林江义主任委员赠送龙泉青瓷

台北故宫晶华餐厅独具特色的糕点

台北福华大饭店在12月初就让人能够感受到迎接圣诞的气氛

12月11日,我们从台北搭乘高铁到达左营后又转大巴,来到了台湾最南端的屏东县牡丹乡。“牡丹”一名由排湾语音译而来,牡丹之美,述说不尽,美景中藏着人文、历史以及美丽故事,又因乡里满布盛夏开花的野牡丹,而取名为牡丹乡。在“牡丹十景”中的石门古战场和牡丹水库短暂停留后,我们来到了佳德谷生态园区。佳德谷生态园区是获得有机认证的香草园,园区中的所有建设以及一草一木都是由这里的人们亲手搭建及栽种而成的,在这里可以品味香飘四溢的有机舒压香草茶,还可以品尝天然有机的风味餐,更可以亲手制作紫草防蚊膏。在亲手制作紫草防蚊膏的过程中,最后一步将调好的液体倒入玻璃瓶中最为关键,要眼疾手快趁液体温度最高时倒入玻璃瓶中,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这样防蚊膏品相才会好。否则像我这样的初学者在倒入的过程中稍作迟疑,待液体冷却凝固后就会出现很多气泡。

12月11日,我们从台北搭乘高铁前往左营,后转乘大巴一路向南奔向台湾最南端的屏东县牡丹乡

在台湾最南端的屏东县牡丹乡,我们听黄泰兴讲解“牡丹十景”之一的石门古战场

在佳德谷生态园区中,当地的耆老(一种称谓)为来客祈福

佳德谷生态园区中的所有建设以及一草一木都是由这里的人们亲手搭建及栽种而成的

佳德谷生态园区是获得有机认证的香草园,工作人员向我们介绍看似不起眼的各种香草的名称及用途

在佳德谷生态园区,嗅着香草的芳香,你可以品尝香飘四溢的有机舒压香草茶和天然有机的风味餐

佳德谷生态园区的天然有机的风味餐

在佳德谷生态园区,工作人员向我们讲解如何制作紫草防蚊膏

在佳德谷生态园区,你可以亲手制作紫草防蚊膏

在制作紫草防蚊膏的过程中,将调好的液体倒入玻璃瓶中最为关键,
要眼疾手快趁液体温度最高时倒入玻璃瓶中,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接着,我们来到了牡丹乡的东源村,这里的部落是在日据时代由狮子乡枋山溪上游的排湾部落移居而来,故仍沿用“麻里巴”之名。这里群山环绕,风景秀丽,自然资源丰富。我们在“牡丹十景”中的东源森林游乐区中,聆听排湾老者的歌声,听他讲述排湾人在丛林中如何打猎、如何设置陷阱、遇到困难如何寻求帮助以及搜寻到蜂巢后如何做记号。

“牡丹十景”之一的东源森林游乐区位于牡丹乡的东源村

在牡丹乡的东源森林游乐区,部落里的排湾老者可以教你如何设置陷阱

在牡丹乡的东源森林游乐区,部落里的排湾老者向我们演示在丛林中遇到困难如何寻求帮助

同为“牡丹十景”之一的东源水上草原,是一片在水上一望无际的野姜花田及草原。对于在内蒙古长大的我,草原是再熟悉不过的了,水上草原却第一次听说。大片的草原看似不起眼,但这里既是东源部落的禁地,也是圣地。水上草原有丰富的泉水终年涌出,水草盘根错节地覆盖在湿地之上,在排湾老者念了一些敬语后,我们踏入了这片水上草原。每一脚踩下去,都能体验到摇摇晃晃的乐趣,冰凉的泉水从脚底沁凉到全身,还可以让脚接触到天然的矿泥。我们在草原中享受大自然徐徐吹来的凉风,抛开了城市的喧嚣,聆听蛙鸣鸟叫,放松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这里真是一处可以使身、心、灵得到净化的地方。

在东源麻里巴厨坊,你可以聆听排湾民歌,品尝排湾风味晚餐

东源麻里巴厨坊,聆听孩子们演奏的排湾鼻笛是绝美的享受

最后,我们来到东源麻里巴厨坊,听着排湾民歌独唱以及排湾鼻笛演奏,品尝了别有一番滋味的排湾风味晚餐。在餐后,为了帮助当地部落演奏鼻笛的孩子们,我们对刻有鼻笛乐曲的CD展开了激烈的竞拍并最终以标价5倍的价格成交,引得孩子们阵阵欢呼。由于天色已晚再加上奔走一天的疲惫,当晚我们入住垦丁H会馆,只做了简单地洗漱,便早早睡去。(待续)

王京莉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