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博物馆里的传承

博物馆里的传承
民族画报记者 李琳 摄影报道    时间:2017-06-30

段银开和段树坤夫妻一起设计图案,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
他们设计的作品能很好地适应市场需求

在参观大理白族自治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的时候,我深深地被展厅里的白族扎染、剑川木雕和鹤庆银器的展品吸引,从线条夸张极富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扎染作品《奔牛图》,到层层叠叠、惟妙惟肖的木雕作品《十八罗汉》,再到题材新颖、设计巧妙的葵口银瓶,我读到了这些作品高超的技法,以及作者包容创新的态度。通过“非遗”中心小杜的介绍,我还了解到这些项目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很多人凭借手艺不仅使自己受益,也让周围的人受益。于是,我决定去拜访这些传承人,去看看这些传承了千年的手艺是如何守下来的,这些手艺在当下是怎样让人受益的。

我的第一站是白族扎染之乡周城。一千多年前,白族先民便掌握了印染技术。近代以来,喜州镇的周城村成为远近闻名的手工织染村。有人说:“要想知道白族扎染的工艺,采访到段银开、段树坤夫妇就能明白,他们一个‘扎’,一个‘染’。不仅有自己的公司,还有一座扎染博物馆。”

博物馆讲解员向参观者介绍扎染的制作工艺

同为“70后”的段银开和段树坤夫妇都不善言辞,他们从小耳闻目染,深得家传,十多岁就凭借熟练的技术到当时的周城民族扎染厂工作。十几年前扎染厂几近倒闭的时候,凭借对自己手艺的自信,以及对这门手艺的不舍和对这个行业前景的一些期许,夫妻俩用东拼西凑的钱收购了民族扎染厂,开始了凭借手艺的创业历程。在创业过程中,他们要生存,技术就必须不停精进,他们在向村里老人虚心求教的基础上进行多种尝试。其实在2000年左右,因为种种原因白族扎染曾一度进入萧条期,这种状况直到2006年白族扎染技艺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后,才逐步得到改善。段银开成为省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段树坤成为州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夫妻俩的努力得到了业界的肯定,他们的璞真综艺染坊被文化部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他们的企业慢慢开始有了起色,夫妻俩也开始琢磨一个问题:怎么做我们才能真正成为“非遗”传承人,怎么做我们的企业才能真正成为生产性示范基地?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他们却有独到的眼光,在很多人的帮助下,2015年11月周城璞真扎染博物馆开馆了。

段树坤对植物染料的研制非常着迷,经常采摘板蓝根做各种尝试

博物馆筹办伊始就有明确的定位,这里除了收藏、研究白族扎染之外,最重要的是进行静态和动态结合起来的展示。参观者到了这里可以溯源白族扎染,欣赏扎染精品,知晓扎染的工艺流程、颜料和工具。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座活态的博物馆,段银开家的作坊就在博物馆里,参观者可以近距离地看到工人在这里印花、扎花、染布、拆花、漂洗、晾晒的每个过程,只要愿意,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体验扎染的每个过程,可以在离开的时候带走一块自己亲手做的扎染布。动态的展示让博物馆有趣起来,参观者络绎不绝。2017年春节期间,博物馆每天要接待近60个旅游团队以及大量的散客。

她们同为8岁,但段银开的女儿段兴语(左)成为北京小姑娘鲁可悠的扎花老师

北京小姑娘鲁可悠对手工非常感兴趣,妈妈特意带她到博物馆体验白族扎染,
经过一个多小时学习,鲁可悠拿到了自己的作品

除了博物馆近30名的固定员工外,周边大概有近三千名的村民按段银开和段树坤设计好的图案领布回去扎,扎完再送回公司统一染。公司看上去不大,实际上却提高了很多家庭的收入。虽然博物馆火了,公司收入也增加了,但扎染传承存在的困难,段银开和段树坤却看得很清楚。在扎染的所有程序中,扎花是一个耗时最多,投入劳力最大的工序,但扎花工每天的收入也就六七十元左右,这个收入根本吸引不了年轻人。目前他们生产的大部分产品都是用天然有机染料的,但是因为市场混乱,扎染产品的整个价格上不去。下一步他们想细化产品,明明白白告诉消费者,哪些产品是天然染料染成的,哪些用的是化工染料,从而提高有机染料产品的价格,不仅让消费者购买到放心的产品,也能增加扎花工的收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学扎染。

退伍回来以后段袁沉下心来跟父亲学起了染布技艺

从外面玩耍回来的段兴语一边跟妈妈、外婆(左三)、婶婶(左一)讲她遇到的事情,
一边扎花。扎染的技艺就这样浸润到下一代的血脉里

璞真扎染博物馆其实就是一个大家庭,段银开的母亲、姐姐、嫂子都在这里帮忙,8岁的女儿段兴语顽皮但很伶俐,每天跟小伙伴们玩够后才肯回家,耳闻目染,高兴起来也能拿起针线像模像样地扎起花来,有时候还能当参观者的小老师。23岁的儿子段袁退伍回家后,专心跟父亲段树坤学起了染布的手艺。

李琳  王京莉  吴雅宏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