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号
Since1955
1955年第1期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minzuhuabao@126.com

当前位置:首 页 >> 专题>> 别具一格的禄劝傈僳族婚礼

别具一格的禄劝傈僳族婚礼
鲁建彪 宋大明 彭涌 撰文摄影     时间:2019-07-26

迎亲路上

早春时节,我们在金沙江沿岸的山谷里,见证了一场别具一格的傈僳族婚礼。

云南省禄劝县汤郎、皎西乡境内有几个傈僳族村落,这里地处金沙江河谷,群山耸立、沟深坡陡。因其相对闭塞的环境因素,长期以来,这里的傈僳族形成了较为独特的风俗。

哭嫁是当地的一种习俗

在传统的松枝与新潮的气球搭成的架子下,新娘与娘家人一起合影留念

提亲,傈僳语称为“克铺扒哈”,意思就是找开口说亲的媒人。受委托的媒人选择吉日提着两壶酒,带着烟茶,到姑娘家提亲。如果姑娘家同意了,就由姑娘家把三亲六戚请来喝提亲酒,提亲就算顺利完成。在女方同意亲事后,由男方选择吉日,并经女方同意,就可以举行订婚仪式,吃订婚酒。男方给女方家送三壶酒,还有肉、糖、烟等礼物,礼物的数量必须是带双或带六的吉利数。

娶亲要请客,当地傈僳族请客只需口头传话,凡是知道的亲戚朋友都会来参加。娶亲队伍主次两位主婚人,伴郎伴娘各一人,背新娘和嫁妆的二人,接亲的四至六人,其中有一至两个歌手,一行十二人组成。带着早已为新娘准备好的花短衣、长裙、银手饰、围腰链、银泡、银项等饰物兴高采烈地从新郎家出发。

婚礼的仪式由主次两位主婚人来操持

晨光中,帮忙操办婚宴的妇女

娶亲队伍要在当天早上十一点前到达女方家。娶亲队伍快到女方家时,女方家紧闭着正房门。门里,躲藏着一群机灵、活泼的年轻人,有的端着水,有的拿着黑色染料,等待着接亲人的到来。当接亲人一行跨入女方家时,鸦雀无声的沉寂局面顿时沸腾起来,四处躲藏的青年男女出其不意地一拥而上,对接亲人又是泼水,又是抹黑脸,或拉进畜圈。这些活动一方面意味试探新郎派来的娶亲人是否精明能干,活泼机灵,另一方面也增加了娶亲活动的热闹气氛,总之,一片欢声笑语,好不热闹。娶亲人即使一身被淋得湿漉漉或抹得满脸漆黑,也是一副笑逐颜开的样子。

一番热闹之后,大家坐定,主婚人向女方父母过彩礼,这时,伴娘为新娘子换上新衣服。女方家早已为接亲人准备好丰富的宴席,尽兴喝酒,尽情用膳,其乐融融。饭后,男女双方围成圆圈边舞边歌,歌词大多是女方对男方提出的一些难题,而有备而来的娶亲队伍中的歌手,往往对答如流,直到娶亲人取得胜利,才准接走新娘。临走时,娶亲队伍一行人要在女方家打跳三转,再到外场子里跳舞,以示新娘对娘家依依不舍之情。一切准备就绪,娶亲人、送亲人和新娘就一同朝男方家进发。

新郎为参加婚礼的亲友添汤加菜

自家酿的美酒在婚礼里不可或缺

身着艳丽服饰的送亲队伍

娶亲路上,歌声飞扬,途中一般休息两三次,每次都跳跌脚舞,伴着悠扬婉转清脆的芦笙或笛子声。乐声悠扬,舞姿翩翩,送亲路上也会找种种借口“刁难”娶亲人。山一程,水一程,一路歌,一路舞,即使路再远,也不会觉得劳累。

娶亲路上,歌声飞扬,舞姿翩翩

迎亲路上,一位老妇吹奏起口弦

送亲的队伍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快到新郎家时,新娘用一块布遮着面,由伴娘牵着前行。男方家组织好的迎亲队伍,早已恭候路旁,远远看见娶亲队伍归来,精神抖擞,鸣炮三响,喜气洋洋。路边摆着白酒和米酒,让归来的娶亲人和送亲人各饮一杯。

新娘头部要围遮起来

穿长衫,戴着包头的新郎,把新娘接入正堂屋,将送亲的人群迎进临时搭建的青棚屋休息。青棚,是傈僳族人办婚事时砍来毛栎树、香树枝等临时搭起的棚子。既清新又凉爽舒适。可以用来接待宾客,也可以作为跳舞、唱曲子的活动场所。晚餐就在青棚里进行,宴席一般不用桌子,酒菜摆在青棚下面铺好青松毛的地上,客人八个一圈,席地坐在青松毛上,围着喜筵,既欢乐又开心的喝着美酒、品尝佳肴。晚饭菜肴十分丰盛,足见主人家的好客和厨师的高超手艺。菜出双不出单,菜的颜色出红不出白。一切都象征着成双成对,吉祥如意。

宴席一般不用桌子,酒菜摆在青棚下面铺好青松毛的地上

黑山羊是婚礼上重要的礼物

厨师在伙房里准备婚宴的食材

晚饭后,是新郎新娘参拜仪式,在香烟缭绕中,新郎新娘男右女左的并肩站在祖宗堂前,在主婚人洪亮的祈祷声中,新郎新娘一拜天地,二拜祖宗,三拜父母,而后新郎新娘双双对拜。礼毕,主婚人要给新郎新娘取喜名,傈僳族婚礼中取喜名十分重要,结婚后只用喜名。取喜名是根据结婚时男方送往女家的彩礼来定的,也有以当时的气候和其它情况为根据来定的。宣布喜名后,新郎新娘抢新房,比赛脱婚服,清点礼金和礼物,谁点的多,以后就由谁当家。

晚饭后,为新郎新娘举行参拜仪式

主人家抬出几大坛米酒,拿出几十根空心麻杆插入坛内,供吸吮米酒

燃起熊熊的篝火,载歌载舞,通宵达旦

新郎新娘带着礼物回门

新人进入新房后,聚在正堂屋里的乐师吹起了芦笙和笛子,年轻人跳起傈僳族跌脚舞,在正堂跳三转后跳入外场。早已围成大大小小的圆圈,等候在外场的家人们,听到乐声,立即燃起了熊熊大火,边歌边舞。主人家抬出几大坛米酒,拿出几十根空心麻杆插入坛内,供吸吮米酒。年轻人喝着香醇的美酒,唱着动听的民歌,跳着轻快的舞。伴随着噼噼啪啪柴火炸裂声,红光满面的人们如痴如醉沉浸在歌舞之中。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吸上几口甜甜的米酒,又继续载歌载舞,通宵达旦。如此欢庆三天,才散客。散客这天早晨,送亲的队伍边歌边舞边拆掉青棚,然后带着为他们准备的三壶酒,还有送给女方父母的一只带尾的羊腿为回亲礼返回家。至此,一场欢乐而富有情趣的傈僳族婚礼才算圆满结束。

和勇  王京莉  编辑